【身边人回忆乔布斯】之苹果创始人沃兹尼克

标签: Apple/iOS Tablet/eBook/Netbook 人物/People 公司 56岁 | 发表时间:2011-10-07 06:35 | 作者:黄龙中 zgjie
分享到:
出处:http://www.ifanr.com

2005 年,苹果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克(Steve Wozniak)写了一本《iWoz》,目的在于澄清外界关于他的众多错误消息,比如他没有退学、与乔布斯不是高中同学、他单独一个人设计 Apple I 等。《iWoz》记录了沃兹尼克全部成长经历,其中多个章节提及苹果和乔布斯,是非常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本文摘录书中部分故事,以呈现沃兹记忆中的乔布斯。

 

初识乔布斯

“奶油苏打水电脑”让我遇到了 Steve Jobs。我比他高了 4 个年级,所以我们并不认识(年龄大 5 岁),他与比尔·费尔南德斯年纪相仿。

有一天,比尔邀请乔布斯到他家。我们坐在比尔家的人行道前,相谈甚久,但不过是分享一些彼此的故事——大多关于自已所做的恶作剧及做过的电子设计。我感觉我们就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更特别的是,我觉得向人解释自已的设计很难,但 Steve 却驾轻就熟,我很喜欢他。他瘦而结实,又精力充沛。

SWAB JOB “巴西祝福”恶作剧

乔布斯快要从家园高中(Homestead High School)毕业的时候,他想让一张巨大的床单上伸出一个古老的手势,他希望那标牌能说“祝福你”,我们把它叫“巴西祝福”。

我们开始用水粉画出一只手,我的高中时的朋友亚伦·波美的妈妈教我们怎样画出阴影让它更逼真,而不显得卡通。波美的妈妈觉察出了那只手的姿势,但她没有阻止我们。我们在床单上签上“SWAB JOB”,S 和 W 代表我,A 和 B 代表亚伦·波美,JOB 则表示乔布斯。

我们把床单卷好,计划把它连在 40 磅的鱼线上,当毕业生经过时,从楼顶往下展示。但我们发现很难漂亮地展开床单,我们后来改用滑轮,即 1 个轴和 2 个轮子,但也没成功;我们又把轴去掉了,哈,它运作得完美无缺。第四天晚上和亚伦们在楼顶测试时,差点被巡逻的门卫抓住,当时我们逃走了。

几天的毕业日,Steve 的电话把我从睡梦中吵醒,他告诉我有人剪断了鱼线,标语被拉了下来,他惹上了麻烦。我想可能是“SWAB JOB”透露了信息。

喜欢歌手鲍勃·迪伦(Bob Dylan)

我和 Steve 都欣赏鲍勃·迪伦,他的歌都关注生命、生活和价值观,以及真正重要的事情。甲壳虫大多时候都歌唱欢乐——很高兴认识你、很高兴跟你在一起、很高兴与你相爱。甲壳虫不像迪伦一样直击你的灵魂和情感,他们更像流行音乐,而迪伦的歌会触击到人类的底线。它们会引发你思考世界上的是非黑白,以及生活和生存的状态。这成为我和 Steve 之间的桥梁,永远将我们连在一起。

被人持枪抢劫“蓝盒子”

有一次我们去推销“蓝盒子”(可以接入电话网免费打电话的黑客设备),在阳光谷比萨店有一群人对我们的蓝盒子感兴趣。我们给他们试了可以免费打电话,三个人很兴奋,却没有钱来买。我和 Steve 立即前往停车场,回到 Steve 的车上。但 Steve 还没发动引擎,其中一个人就在驾驶座旁边的窗口用枪对准了我们。

他让我们交出蓝盒子。

Steve 紧张地把蓝盒子递给了他。这些小偷就回到他们的车上。而我们目瞪口呆地坐在那里,多么惊险的一幕。他们中的一个人回到我们车边,留下了电话号码和名字,他叫查尔斯,我不可能说最终会付钱。

我们通过留下的号码找到了查尔斯,他说他会付钱,但首先想知道如何使用蓝盒子。查尔斯想与我们见个面,但即使在公共场所,我们也害怕与他碰面。Steve 挂断了电话,我们还心有余悸,什么也不想做。而查尔斯那群人永远也不会懂得如何使用它。

被乔布斯欺骗

Steve 说服我用 4 天时间为雅达利开发《突出重围》(Breakout)——类似 Pong 的电子游戏。白天我画好草图,以便技师根据设计连接零件;晚上 Steve 会用绕线机把电线接上零件,然后再做一个模板,把所有零件、电线等放在一块标准板上,再进行连接。

在等待 Steve 完成模拟板的时候,除了思考,大量时间里我都在玩赛车游戏(Gran Grak)。为什么在那2小时里,我不选择睡觉,而选择玩游戏?——因为 Steve 任何时候都可能叫住我:“好啦,模拟板完成了,我们来测试吧。”然后我不得不参与测试。

我们忙了 4 天 4 天终于完成任务,共用零件 45 个,但我和 Steve 却患上单核白血球增多症。我和 Steve 平分了 700 美元——他们根据使用的零件数计算报酬。后来我发现 Steve 得到的并非他所说的 700 美元,而是 1000 多美元。我们那时都不过还是孩子,他告诉我的数目与事实上并不相符,他欺骗了我,伤害了我。但我并没有对此小题大做。

从 Intel 免费拿到芯片

我设计的 Apple I 第一次采用的是静态可读写内存(SRAM),后来改为采用动态可读写内存(DRAM)。我从微处理器里挤出来时间实现了刷新 DRAM,但不知道哪里弄 DRAM 芯片。当时组装俱乐部(Homebrew Computer Club)有成员在 AMI 工作,就让我以合理的价格买到了一些 4KB 的 DRAM 芯片。之后我修改了设计,新的 DRAM 主板一次性成功。

我给乔布斯展示了我的得意之作,我们一起去过几次组装俱乐部,他帮我搬显示器。在我用上 AMI DRAM 几天后,Steve 上班时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考虑用英特尔的 DRAM 芯片取代 AMI 的芯片。我说“Intel 的质量是非常好,可是我买不起啊”。

他打了几个电话,用一些他能制造的市场奇迹,从 Intel 不花钱拿到些 DRAM 芯片——在当时,考虑到其昂贵与稀有,这简直让人难以相信。Steve 就是这样,他知道怎么跟销售代表谈话。

争论是否开公司

乔布斯提议设计一些印刷电路板卖给组装俱乐部的成员,人们可以把需要的芯片焊接在印刷线路板上,这样以前几周才能做出来的电脑,只需要几天就可以了。他提议以 20 美元成本预先印好线路板,以 40 美元出售。

我看不出我们怎么赚到这个钱。我已经投入 1000 美元了,要赚回这个钱,至少要卖出 50 个电路板,我觉得组装俱乐部里愿意买这种主板的人没有 50 人。

我跟Steve各执己见,在他的车里争论起来。他说——我清楚记得他说的话,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好,就算赔钱也要办公司。在我们一生中,这是难得的创立公司的机会。”

“一生中难得的机会”这话说服了我,让我想起来就激动。两个好朋友开始创业了。

第一次争执

1976 年春天,我忙于 Apple II 的工作,因此而与 Steve 发生了第一次争执。他认为 Apple II 不应该有 8 个插槽,在他看来,要制造更便宜、更小的机器 2 个插槽足够了。

我认为,人们对功能有许多需求,我们不应该限制人们的期望。通常我很容易答应他,但这次我告诉他“如果这是你想要的东西,可以去造一台你自已的电脑。”把 8 个插槽减少到两个,我一个芯片也节省不出来。

我那时还有权发表自已的意见,但事情并非一直如此。几年后,苹果开始设计 Apple III,那简直是场灾难,它的插槽更少。1976 年的那场争执我占了上风,Apple II 最终以我想要的方式被设计出来。

Steve 很晚才知道我要离开苹果

我一生最喜欢的是与朋友们开一家小公司,设想一些新主意并努力付诸实施。但(1985 年)苹果已经不是一个这样的公司了。

我准备开一家公司,做遥控器。第一件事是给我的上司的上司——Apple II 事业部的韦恩·罗申打电话。我没有给 Steve、迈克·马库拉及董事会的任何人打电话。我是工程领域里的人,我觉得只需告诉一个我平常汇报的人,让他们知情即可。

Steve 大概是在全世界人都知道我辞职时,才知道我要走的消息。

我离开苹果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我为这个前所未有的很棒的想法(遥控器)而兴奋莫名。我看到,当卫星电视和其他设备进入人们生活,遥控器将会越来越重要。

乔布斯阻止青蛙设计与我们合作

青蛙设计(Frog Design)为 Macintosh 机器作设计,他们说也做苹果公司之外的第三方开发。我告诉他们我们需要什么,他们就做出了几个模型。

Steve Jobs 在青蛙设计看到了 CL 9 原型。我听说,他把这个扔到墙上,接着扔进盒子里,说“把这个送还他”。他的口气听上去好像拥有它的是苹果。青蛙设计的人告诉我,Steve 对他们说,不许他们为我们做任何事情,因为苹果“拥有”青蛙设计。

史蒂夫·沃兹尼克对乔布斯的悼念:

就像你听到过的约翰·列侬(John Lennon)、肯尼迪、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被枪杀(这类重大新闻)一样。他也是这样一个伟大的人,他是科技界的,他完全理解了“科技”概念。我们曾经一整天谈论哲学、反传统文化、嬉皮士运动、各种歌曲的歌词词义,然后一起去听音乐会。这是一种深厚的友谊。我认为大部分人都错过了(创造)伟大产品(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听到乔布斯去世消息)我们如此不知所措的原因。今夜注定难眠!

本文故事源自《iWoz》(《我是沃兹》)

左手激情右手专业主义,拥抱移动互联网。关注并发掘瞬息万变移动互联网中弥久不变的东西。

© 黄龙中 for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 原文链接 · 7 热评 · 新浪微博 · 订阅全文 · Google+ · #ifanrlive · 加入爱范社区!


ifanr 打造的轻量、专注的消息列表,点击加入

相关 [乔布斯 苹果 创始人] 推荐:

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去世

- Li - VOA News: 中文主页
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和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去世,享年56岁. 这家科技公司星期三晚在其网站上发布声明,称公司失去了一位拥有远见卓识和创造力的天才,世界失去了一位令人赞叹的人. 声明还说,他的精神将永远是苹果公司的基石.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书面声明中表示哀悼,他说,乔布斯是美国最伟大的创新者之一. 奥巴马说,乔布斯“重新定义了整个行业”,他让互联网“不仅易于使用,并且直观有趣”,乔布斯完成了他所称的历史上“最罕见的功绩”之一,他改变了我们如何看这个世界的方式.

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哀悼乔布斯

- 洞箫 - cnBeta.COM
据国外媒体报道,苹果联合创始人、前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周三下午去世后,苹果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与其他人一样,对乔布斯这位创业伙伴的去世感到无比悲痛.

【身边人回忆乔布斯】之苹果创始人沃兹尼克

- zgjie -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2005 年,苹果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克(Steve Wozniak)写了一本《iWoz》,目的在于澄清外界关于他的众多错误消息,比如他没有退学、与乔布斯不是高中同学、他单独一个人设计 Apple I 等. 《iWoz》记录了沃兹尼克全部成长经历,其中多个章节提及苹果和乔布斯,是非常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挥泪告别乔布斯视频

- 品味视界 - cnBeta.COM
苹果董事长、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10月5日辞世,享年56岁. 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挥泪告别乔布斯. 翻译:这个消息令我非常震惊,这种强烈的程度就像当年披头士宣布解散、肯尼迪遇刺.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刻,当时我接到一位记者的电话,他问 我: “你知道消息了吗.

苹果创始人之一沃兹尼亚克回忆乔布斯

- Yuan - cnBeta.COM
上周,美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苹果联合创始人之一的乔布斯的亲密战友――史蒂夫∙沃兹尼亚 克,请他回忆叙述了以前和乔布斯相识共识的经历. 沃兹尼亚克讲到了曾经和乔布斯一起听迪伦的盗版碟以及如何建立苹果的年轻岁月. 他表示,虽然有时他和乔布 斯会意见不统一,但从来没吵过架. 而且沃兹尼亚克坚持认为,乔布斯是安详而快乐地离开人世的.

【外刊IT评论网】【视频】两分钟的动画介绍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的传奇人生

- Kai Chen - 外刊IT评论
苹果公司的创始人、总裁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上周三宣布辞去在公司的职务. 这部短片回顾了他此前的事业和生活. 我们的故事开始于Steve Jobs研究LSD并从中受到精神上的启发,这个经历被Jobs描述为“(他的)生活中经历的最重要的2、3件事之一”. 嗨,我想出了一个好的公司logo.

[来自异次元] 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 (Steve Jobs) 辞世,科技史上最伟大的创新者!

- zhipeng - 异次元软件世界
一位富有远见、充满创意的天才离开了 Apple,一位杰出的、了不起的人物告别了世界. 世界上很多人都是通过他所发明的 iPhone、iPad、Mac 等获知他辞世的消息,这也许是对史蒂夫·乔布斯 (Steve Jobs) 的成功最好的赞颂. 乔布斯于周三去世,享年56岁,他的辞世是整个科技界乃至整个世界的巨大损失.

苹果“教父”乔布斯

- apple - 互联网的那点事
他追求细节——“要把图标做到让我想用舌头去舔一下”;. 他追求完美——“为了能在晚上睡个好觉,要在审美和质量上自始至终争取做到最好”;. 他敢于创新——“不要让他人意见的噪音淹没你内心深处的声音,要有勇气听从内心和直觉的召唤”. ——他就是苹果“教父”乔布斯. “一个海盗,一个偏执狂,一个将艺术和科技完美结合的IT领袖,一个改变了世界的人”.

当乔布斯离开苹果

- kezonet - 月光博客
  苹果的成功不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 当乔布斯离开这个世界,或离开苹果,苹果会面临什么.   很多外部评论认为乔布斯代表着苹果,也是苹果最大的媒体号召力,失去乔布斯就会导致一种市场号召力的丧失. 也许有道理,但近期的分析则认为乔布斯的离去,不会对苹果的产品,以及近期发展产生太大的负面影响.   其实真正的问题不在于苹果的团队离开乔布斯之后就无法推出风靡世界的产品,也不在于乔布斯的离去会带来苹果产品品质的下降,或对产品品质追求的不懈努力.

苹果CEO乔布斯的辞职信

- jumpstone - 译言-每日精品译文推荐
来源Steve Jobs Resignation Letter: Apple CEO Announces He\'s Stepping Down. I have always said if there ever came a day when I could no longer meet my duties and expectations as Apple’s CEO, I would be the first to let you 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