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人回忆乔布斯】之“苹果史学家”迈克尔·莫里茨

标签: Apple/iOS 人物/People Apple Michael Moritz Steve jobs | 发表时间:2011-10-08 23:05 | 作者:黄龙中 安得米
出处:http://www.ifanr.com

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被安迪·赫茨菲尔德称为“苹果史学家”,原因是他在麦金塔(Macintosh)上市之后出版了一本《The Little Kingdom》(译作《小王国》),记录了苹果早期(沃兹尼克出生 – 1984 年)丰富的创业故事和发展背景。为了写这本书,乔布斯曾经向记者敞开大门,不只是苹果公司的大门,更是他本人的心扉。迄今为止,在 10 月 24 日正式的《乔布斯传》(Steve Jobs By Walter Isaacson)出版之前,这位曾经因写苹果传记与乔布斯结怨的记者(现为著名风险投资家),堪称最了解乔布斯的人。他的书中记录的乔布斯,是活生生的一个人,不乏负面描述——这应该也是其最终与乔布斯结怨的原因,但在某种程度也可以称为一种“客观”。

初学电子学知识

乔布斯小时候的一个邻居是惠普工程师,他从工厂里带回一个炭粒传声器,给它装上电池和话筒,做成一个电子仙笛。乔布斯从父亲(养父)保罗·乔布斯那里学的知识不足以解释这个原理,他去找爸爸,但爸爸的解释不能让他满意。于是他去缠着惠普的专家问个究竟。工程师很乐意教他,而且还经常请他到自已家吃饭。在工程师家里,Steve 掌握了很多电子基础知识。

向惠普创始人索要元器件

有一次乔布斯把电话打到了惠普联合创始人比尔·休利特(Bill Hewlett)的家里,几个元器件。休利特答应了他,还告诉乔布斯一个联系人的名字,让乔布斯到惠普公司打暑期工。所以高一那年,乔布斯在惠普装配线上度过了暑假。

初露生意头脑

乔布斯高中的周末曾在森尼韦尔的“专卖品小站”(Halted Specialties)打过工。他摸熟了各种产品的成本价和市场价,从最新的半导体芯片到测量仪等。有一次乔布斯和沃兹尼克星期六上午去逛圣荷西的跳蚤市场,这个市场类似于家庭甩卖和乡村集市的大杂烩,把旧金山的破烂王们从四面八方招了过来。乔布斯买了几个晶体管,高价转手卖给了“专卖品小站”的老板。

要么读里德大学,要么不上大学

乔布斯去里德大学(Reeg College)探望一位朋友,喜欢上了这所开明的学校,但学校学费很高。乔布斯的母亲克拉拉·乔布斯对当时的回忆是:“我们想劝他打消念头,但 Steve 说,他只想上那所大学,要是上不了,他就干脆不上大学”。乔布斯的父母最后做了妥协。

“目不转睛地盯着你,让人受不了”

乔布斯在大学里喜欢交年龄比自已大的朋友,他结交了比他大几岁的罗伯特·弗里德兰(Robert Friedland),后者曾因制造和贩卖毒品入狱两年。弗里德兰对乔布斯印象很深刻:“他一直赤脚走路。他是校园里的一个怪人。我印象很深的是他的偏执,只要他感兴趣,不管是什么,最后往往要走到非理性的极端。他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他有个特点,喜欢目不转睛地盯着说话的对象。他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对方,提出一个问题,等着听到答复,让人受不了,不由地把视线挪开”。

攒钱去印度

1974 年初,乔布斯从里德退学,想找一份活儿,攒够钱去印度。他加入了雅达利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向他的上司阿尔·奥尔康(Al Alcorn)索要机票钱,奥尔康拒绝了。后来两人作了妥协,雅达利销售德国的游戏机出了问题,奥尔康对乔布斯进行了临时培训,同意他去欧洲的机票钱,同时让他“见到印度大师后代我问好”。乔布斯的印度之旅,是典型的轻信的西方人被隐修所、印度教宗师和离群索居的隐士之类光环迷住眼睛的结果。1974 年秋天从印度回来后,乔布斯当时的女朋友南希·罗杰斯(真人化名)回忆说“他想离人群更远一点,更注重精神生活。他把眼睛睁得老大,瞪着我,眼珠子一动不动”。

666.66 = 777.77 – 111.11

Apple I 的定价是 666.66 美元,这个数字得到一群锡克教教徒的愤怒声讨,认为这个数字含有不祥征兆。恐怖片《天魔》(The Omen)中,几个 6 组成的数字就代表凶兆,电影上映后,投诉更多。刚开始乔布斯耐心解释这个价格没有特别的神秘含义,后来抑制不住愤怒,不客气地对来电者说:“我故意选了两个最诡异的数字 777.77 和 111.11,再用前一个数字减去后一个数字,得出现在的售价。”

不想开公司,想出家

在乔布斯的概念中,企业是规模宏大、形象丑陋的代名词,他们贿赂参议员,他们给回扣。乔布斯回忆说,“我不想当公司老板。我认为的公司老板我都不喜欢,我不想变成他们那样。我想,修道院的生活肯定和当老板不一样。”

苹果另一位创始人罗恩·韦恩(Ron Wayne)注意到乔布斯在严肃地拷问自已,应不应该投身于苹果的发展。韦恩没有给乔布斯安慰。他对乔布斯说,苹果可能会变成一个失控的庞然大物,预言乔布斯一手打造的公司会变成无底洞,把他吞噬。(后来罗恩只在苹果呆了 12 天)

乔布斯对一个叫科宾·奇诺(Kobin Chino)的禅宗和尚谈了自已的苦恼,后者是日本铃木禅师(Suzuki Roshi)的学生,乔布斯从印度回来后认识他的。乔布斯对奇诺说,他想放弃苹果,去日本的禅宗修道院修行。奇诺有结结巴巴的英语劝乔布斯开公司。奇诺对他说,他早晚会发现,开公司和坐在修道院修行是一样的。

乔布斯更加深刻地拷问自已的灵魂。“我有一种感觉,苹果会耗尽我的心力。放弃去日本是个艰难抉择。我有点担心,我害怕要是我去了日本,就再也回不来了。”

创办苹果公司与神秘主义冲突

丹尼尔·科特基(Daniel Kottle)是乔布斯在里德大学少量朋友之一,两人一起切磋禅宗佛学、焚香打坐,后来两人一起去了印度。乔布斯创办苹果公司后,科特基曾经给乔布斯寄了一封神秘主义照片,附带一张饱含讥讽的便条:“在本尊的莲座下做了全套的完全呼吸法,神情款款地凝望着照片,冥想宇宙的深奥和关联性。这时候电话响了。接起电话,立刻面红耳赤地讨价还价,售价低于 2300 万美元坚决不卖。”

收购危机

1976 年秋天,CBM(Commodore Business Machines)公司两名代表来到乔布斯家的车库,要求收购苹果的全部库存和样机。乔布斯为苹果开价 10 万美元,要求 CBM 分给自已和沃兹尼克一部分股票,外加年薪 3.6 万美元。卖掉公司可以免除一年到头每天工作 14 小时的辛苦,但是随着乔布斯对 CBM 公司了解的增多,心里的问号就越大,他发现 CBM 的竞争手段很不光彩,“我找不到一个人跟他们达成交易以后很高兴,人人都觉得自已上了当受了骗”。后来 CBM 董事会主席欧文·古尔德(Irving Gould)认为“收购两个在车库里开工的小青年办的公司很荒谬”,放弃了收购苹果。

被沃兹尼克父亲说哭

CBM 与苹果的接洽引发了乔布斯和沃兹尼克之间没完没了的讨论。他们对收益怎么分配发生了严重分歧。沃兹尼克的父亲杰里·沃兹尼克(Jerry Wozniak)加入了讨论,沃兹尼克的弟弟马克记得父亲的话说得很重,“爸爸把乔布斯说哭好几次,他说,他要让那个小杂种哭个够,那样的话事情就了结了。他对乔布斯说,‘你一分钱都不配得,你什么也没做出来,你什么也没干。’两人几乎翻脸”。乔布斯很伤心,他认定杰里·沃兹尼克严重低估了自已的贡献。他对沃兹尼克说,“沃兹,要不是我们各出了一半力,就没有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这个东西。”这段争吵随 CBM 放弃收购而结束。

打动广告公司

苹果公司成立后,乔布斯开始为公司树立形象。他打电话到 Intel 营销部,问他们的广告是谁给做的,然后他几经周折找到了那家广告公司(麦克纳)的初步筛选业务的弗兰克·伯奇(Frank Burge),在乔布斯不断催促下,伯奇决定去苹果公司看看。伯奇来到乔布斯家的车库,很失望;当他看到乔布斯穿着牛仔裤和拖鞋从厨房出来,脏兮兮的头发贴着头皮时,心里更不舒服。伯奇回忆说“前2分钟我只想溜之大吉,但 3 分钟内,我被触动了,一是这个小伙子非常精明,二是他说的话,我 1/50 都听不懂”。后来麦克纳广告公司全面接手了苹果的营销宣传业务。

“我要 0 号”

迈克尔·斯科特(Michael Scott)出任苹果第一任 CEO 后,给大家编了员工号码。他是这样想的:既然电脑是这家公司的灵魂,那么,沃兹尼克是 1 号,接下来乔布斯 2 号,马库拉(苹果第一位投资人)3 号,费尔南德斯 4 号……除了乔布斯,人人对这个顺序都没意见。

  • “我是 1 号吗?”他问斯科特。
  • “不,沃兹是 1 号,你是 2 号。”
  • “我想要 1 号,”乔布斯固执地说,“如果不行我可以是 0 号吗?沃兹可以是 1 号。我想要 0 号。”

“你怎么能那样对待他”

斯科特到来之后,乔布斯有一阵子主管程序性事务,继续不断地要求高品质。IBM 的推销员送来一台蓝色的 Selectric 打字机,而不是他特别指明的中性色,乔布斯大发脾气。电话公司没有安装乔布斯指定的象牙电话机,他一再投诉,走到对方把电话换掉。乔布斯指定送货时间和付款条件,侮辱了很多供应商。苹果的会计师加里·马丁看在眼里,“他对他们态度很恶劣。他一定要拿到最低价,他给他们打电话,说,‘不行,不行,你最好把利润再削薄一点。’我们都问,‘别人也是人,你怎么能那样对待他?’”

害怕斯科特自杀

1981 年 2 月 25 日,斯科特在苹果解雇了 40 多个人,引发“黑色星期三”,董事会也认为他的作风粗陋笨拙,解雇了他。这次离职对斯科特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有一阵时间他拉上百叶窗,不接电话。一说到苹果,就变得脸色阴沉,神情忧郁,没精打采。那一阵子,他经常说,“苹果是我的孩子”。乔布斯最能理解斯科特的羞辱之深,痛楚之切。一连好几个月,乔布斯内心都无法摆脱一种森冷的恐惧和刻骨的负罪感。“我一直害怕有人打来电话,说斯科特自杀了。”

凭直觉开发电脑

乔布斯对于繁琐的研究过程毫无兴趣。除了他自已的直觉,除了他对科技与市场相结合的直觉把握,他对别的东西一概不信。长期的产品规划、苹果的各款电脑是如何综合起来形成统一的产品线,是次要的问题。“看事情会朝哪个方向发展,要闻它的味道是香还是臭,很多决策都得这么做。”他不愿意把产品规划交到分析师,让他们用焦点小组、决策图标、钟开曲线图和其他各种繁琐的研究方法得出结果。他认为那是大公司的做法。他照着镜子寻找苹果样机的客户,结果只照到了自已。公司后来开发了几台电脑,都是乔布斯自已想要的。

享受不到金钱带来的舒适

苹果上市,是自福特公司 1956 年上市以来最大的 IPO,成就了很多百万富翁。乔布斯和沃兹尼克很早就明白财富和悠闲生活的前景未必带来幸福,在某种意义上,反而让一切变得混乱。

乔布斯有段时间想学马库拉乘飞机,但觉得太招摇,就安于既奢华又清淡的生活方式。“你东西用得快,买得也快。”

乔布斯想得太深,享受不到金钱带来的舒适。他担心一些后果,他让父母去掉了汽车保险杠上的苹果贴纸,他不知道怎么给他们一些钱而不把他们的生活整个颠覆,他担心女人喜欢他可能只是看中了他的钱,他知道朋友们期待他明智地使用财富。

 关于乔布斯作为苹果创始人对公司的贡献,迈克尔·莫里茨该书增补版《重返小王国》中如是评价:

苹果的创始人的决心和胆魄深深左右了它的发展轨迹,只有回顾过去,我才领悟了外聘人士(何况来自别的行业)管理这样一家企业的巨大风险。古往今来,处于鼎盛时期的大公司都是由赋予它生命的人主宰和掌舵,这一点绝非偶然。不管处在哪个行业,哪个时代,哪个国家,道理都是相通的。举例如下:福特、标准石油(Standard Oil)、克莱斯勒、柯达、惠普、沃尔玛、联邦快递、Intel、微软、新闻集团、耐克、印孚(Infosys)、迪斯尼、甲骨文、宜家、Amazon、Google、百度和苹果等。创始人具有企业所有者的直觉,具备自信、权威而巧妙的领导力。创始人的直觉也有错的时候,这里企业就会误入歧途。而如果他的直觉准确,是谁也比不过的。

 本文故事源自《小王国》最佳增补版《重返小王国》(Return To The Little Kingdom)

左手激情右手专业主义,拥抱移动互联网。关注并发掘瞬息万变移动互联网中弥久不变的东西。

© 黄龙中 for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 原文链接 · 2 热评 · 新浪微博 · 订阅全文 · Google+ · #ifanrlive · 加入爱范社区!


ifanr 打造的轻量、专注的消息列表,点击加入

相关 [回忆 乔布斯 苹果] 推荐:

【身边人回忆乔布斯】之“苹果史学家”迈克尔·莫里茨

- laowushi -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被安迪·赫茨菲尔德称为“苹果史学家”,原因是他在麦金塔(Macintosh)上市之后出版了一本《The Little Kingdom》(译作《小王国》),记录了苹果早期(沃兹尼克出生 – 1984 年)丰富的创业故事和发展背景. 为了写这本书,乔布斯曾经向记者敞开大门,不只是苹果公司的大门,更是他本人的心扉.

苹果创始人之一沃兹尼亚克回忆乔布斯

- Yuan - cnBeta.COM
上周,美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苹果联合创始人之一的乔布斯的亲密战友――史蒂夫∙沃兹尼亚 克,请他回忆叙述了以前和乔布斯相识共识的经历. 沃兹尼亚克讲到了曾经和乔布斯一起听迪伦的盗版碟以及如何建立苹果的年轻岁月. 他表示,虽然有时他和乔布 斯会意见不统一,但从来没吵过架. 而且沃兹尼亚克坚持认为,乔布斯是安详而快乐地离开人世的.

【身边人回忆乔布斯】之苹果创始人沃兹尼克

- zgjie -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2005 年,苹果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克(Steve Wozniak)写了一本《iWoz》,目的在于澄清外界关于他的众多错误消息,比如他没有退学、与乔布斯不是高中同学、他单独一个人设计 Apple I 等. 《iWoz》记录了沃兹尼克全部成长经历,其中多个章节提及苹果和乔布斯,是非常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苹果“教父”乔布斯

- apple - 互联网的那点事
他追求细节——“要把图标做到让我想用舌头去舔一下”;. 他追求完美——“为了能在晚上睡个好觉,要在审美和质量上自始至终争取做到最好”;. 他敢于创新——“不要让他人意见的噪音淹没你内心深处的声音,要有勇气听从内心和直觉的召唤”. ——他就是苹果“教父”乔布斯. “一个海盗,一个偏执狂,一个将艺术和科技完美结合的IT领袖,一个改变了世界的人”.

当乔布斯离开苹果

- kezonet - 月光博客
  苹果的成功不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 当乔布斯离开这个世界,或离开苹果,苹果会面临什么.   很多外部评论认为乔布斯代表着苹果,也是苹果最大的媒体号召力,失去乔布斯就会导致一种市场号召力的丧失. 也许有道理,但近期的分析则认为乔布斯的离去,不会对苹果的产品,以及近期发展产生太大的负面影响.   其实真正的问题不在于苹果的团队离开乔布斯之后就无法推出风靡世界的产品,也不在于乔布斯的离去会带来苹果产品品质的下降,或对产品品质追求的不懈努力.

乔布斯:我真的在乎苹果

- IwfWcf -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Jonathan Berger 在他的个人博客讲了乔布斯的一件小事. 2000 年的夏天,Jonathan 在苹果做实习生. 有一天,实习项目的主管将 100 多名实习生召集到 Infinite Loop 的一个礼堂. Jonathan 直觉的意识到演讲后会有一个提问环节. 这个问题必须足够好,而且是讲述苹果历史的书籍中没有提到,也是乔布斯接受媒体访谈中没有遇到的.

乔布斯辞去苹果CEO职位

- kxxoling - 36氪
乔布斯在辞职信中说,如果董事会同意,他将继续作为董事长、董事和苹果员工来继续为苹果服务. Tim Cook将被任命为新任CEO. 我过去一直说,如果有一天我不能尽我应尽的职责而继续担任苹果CEO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因此,我将辞去苹果CEO的职位. 如果董事会同意,我将继续作为董事长、董事和苹果员工来继续为苹果服务.

苹果CEO乔布斯的辞职信

- jumpstone - 译言-每日精品译文推荐
来源Steve Jobs Resignation Letter: Apple CEO Announces He\'s Stepping Down. I have always said if there ever came a day when I could no longer meet my duties and expectations as Apple’s CEO, I would be the first to let you know.

FT社评:苹果之魂乔布斯

- 宋大妈 - FT中文网_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卸任首席执行官后,苹果公司(Apple)的命运将会如何. 围绕这个问题,人们无疑将辩论一段时间. 该公司是否将保住其在科技行业非同寻常的领导地位. 凭借这种地位,该公司已接近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 乔布斯对企业的全神贯注,以及他所取得的成功,几乎没有一个老板(甚至创始人)比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