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迪士尼公园游记

标签: 生活 | 发表时间:2013-10-21 08:12 | 作者:admin
出处:http://blog.chenyi.me

迪士尼公园,惊喜。

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迪士尼,还挺过迪士尼帮助绝症儿童实现他到迪士尼一游的梦想的心愿,一直梦想着去迪士尼乐园,直到我长大了,意识到这世界很多事情想像远比现实美好。

后来迪士尼在我眼中的形象:老朽,跟不上潮流,本行动画片被皮克斯彻底击败,最后巨资收购皮克斯,自从它收购皮克斯以后,皮克斯的影片质量每况愈下,我觉得肯定是因为迪士尼在后面添乱。所以对迪士尼乐园其实并不十分期待。

不过期待低一点是好事。期望低会带来惊喜。

首先是地铁,拥有米老鼠脸型的窗户,车内有迪士尼经典卡通人物的玩偶,蓝色的长沙发,米老鼠脸型的抓手。活脱脱就是个童话列车。才发现,原来,让人感动是那么简单,又那么不简单。地铁站也是迪士尼设计的,围栏上都是米奇的脸型,楼梯是童话宫殿的做派。

乐园大门顶上站着一只米老鼠,一如既往地动人可掬。正门口是一只大鲸鱼,米老师在鲸鱼头顶上冲浪(居然会做上下轻微地波动),旁边是数个小雕塑:唐老师坐在沉船桅杆上正在哀叹自己的坏运气,大狗Pluto在被喷水的鱼欺负,米莉在跳台上跳水。做得非常得精致。很棒的是,从车站到入口,一路放着迪士尼《狂想曲》的配乐。事实上,很快大家就会发现,到处都是音乐。

迪士尼把一切做得非常精致。没有什么让人吃惊的OMG。但细节做得很到位,让人觉得诚意满满。举例来说,我在海洋公园可以看到不少大电扇,帮助游客抵抗炎热的天气。当时觉得海洋公园做得非常好了。但是迪士尼做得更好,它不光有电扇,而且电扇还配合主题刷上不同的颜色;而且没有坏掉的风扇(海洋公园则很容易看到)。

刚进去的商店有点让我倒胃口(有点花了450刀进来逛商场的感觉)。但是等到离开之前,就觉得相当地不错。一旦你开始觉得迪士尼真的很好以后,那么你就不会觉得它在黑你钱了。俗话说,有爱就可以,迪士尼成功地把我洗脑了。

迪士尼的音乐里面最喜欢放的一首歌是Welcome to a new world。但是我脑袋里面觉得迪士尼始终是个Old World。它怀旧,保持着一种老人的优雅和情怀。

3D电影院必须去看。人很多,导致我都有点不想进去看了,因为觉得,在Avatar已经把3D重新脱胎换骨的今天,迪士尼还能有什么东西让我看得上。结果迪士尼做到了。它用接近180度的屏幕+音箱定位+普通3D效果+风雨效果+电动模型,配合起来,给了我们二十分钟的欢笑。事实上我被感动了,原来不需要高精尖技术,也可以做出让人开怀让人动容的效果。唐老师暖场开始,狮子王/阿拉丁/美人鱼/灰姑娘/美女与野兽轮番上阵展歌喉,米老师打扫残局,然后唐老师被大炮轰趴下完美收场。美中不足的一点是所有歌词都是英文的,如果你不知道每个人物的出处,又听不懂歌词,乐趣也许会有所降低(但画面还是很欢乐的,所以就算你没看过米老鼠唐老鸭也可以看得很开心)。这片子,让我重新想起童年每个周日等着看15分钟米老鼠那种单纯的欢乐。

迪士尼飞天巡游庆典非常好看。就是迪士尼角色乘着花车载歌载舞表演。但现场感觉就是好。服装相当地华丽。看到动画人员出现在面前,还是相当地开心的。这个庆典绝对是拍照的好地方,不过最开心的是看到各种动画人员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狮子王庆典也是必看的。事实上,我觉得光看这一场演出已经值一回票价了。歌词也是英文的,里面甚至有数段粤语突然冒出来(相当地违和)。看台顶部的屏幕会实时打出中文翻译,大部分是意译(能听懂一半左右的英文歌词,听不懂的部分完全没法按中文字幕猜出来)。舞美效果极棒。舞台内置了各种机关,适时地升起降落,中间还有火焰从地板冒出,有大变活人(大活人凭空冒出或消失),有舞火表演,有飞天舞,杂糅又不乱,能够配合故事进行。我最喜欢的还是英文的歌曲部分。《生生不息》和《今夜你是否也感受到爱》,是狮子王的经典曲目了。现场合唱的感觉很棒。不过因为英文歌的缘故,有些部分,设计是希望观众一起击掌的,结果是观众反应不过来。不过能够看到载歌载舞我已经满足了。因为《悲惨世界》歌剧现场就是几个人站在那里不动一路唱到结束(观赏性极差)。

迪士尼似乎喜欢不管做什么,必须做到尽善尽美,如果是表演,就必须有故事,有音乐;如果是个餐厅,比如皇家宴会厅,柱子上刻着花纹,墙上挂着纹章,门口挂着皇族的彩旗,就连打扫卫生的都披着皇室仆人装。

不管走到哪里,都有音乐相随,放的是迪士尼自己的音乐,能够听一整天都不会觉得厌烦。路边的大喇叭不惜工本地涂着漂亮的颜色,音质还相当地不错。

又比如小飞象,很简单的转盘,迪士尼把小飞象打扮得非常漂亮,顶部还站在一只老鼠,手不停地上下挥舞,抓臂上还有小风车(非电力驱动的,就是靠风转动的)和转圈小金花鼠。

每个项目开始之前,必先来一段介绍,比如伞兵吊伞项目,会称我们是战士们;到了旋转木马,变成了公主王子;弹簧狗转盘,则是弹簧狗亲自出来打招呼(转盘中间是狗狗最爱的大骨头和球)。甚至过山车都搭配出灰熊山。它卖的不光是刺激的项目,还卖故事。反斗奇兵入口的玩具恐龙,不断地和观众打招呼,无时不在试图唤起游客们对电影的回忆。

事实上,迪士尼的游乐项目比起海洋公园都有点小儿科:不够刺激。不带小孩子一起去,你可能会觉得迪士尼非常的无趣;有一次落单了(在设施外等女儿和老大出来)就有点觉得无聊了。必须有个孩子陪你玩才是最好玩的:和女儿一起大呼小叫,被女儿逼着连坐两次灰熊山急速快车,和女儿拼太空打靶谁的分数高。

看了一下香港迪士尼是2005年开业的,也就是已经运营了8年了,但是无论走到那里都感觉这地方是全新的一样,没有斑驳脱落的油漆,没有年久失修的设施,一切都像新的一样。不过老大说她发现小飞象的把手已经被磨光了。

晚上8点,焰火表演时刻,在想象中,就是一群炮火齐鸣狂轰滥炸(就像悉尼的新年烟火一样)。但迪士尼自有自己的想法,它把路灯全部熄灭,开场是城堡闪烁着光芒随着音乐变换着颜色,放着音乐讲述着故事,然后数盏探照灯整齐地划亮天际,随着对白里一声“让星光照亮我们”,两颗照明弹一般的比星星闪亮一百倍的烟火对称着交叉闪过城堡,然后烟火齐放,随着音乐狂舞。自始至终,烟花表演都是一场故事秀,烟花是主角,城堡是主角,但故事才是真正的灵魂。

走在迪士尼,想到了却是某大果粉前不久发的一篇关于任天堂的文章,他把任天堂比作是游戏界的迪士尼,他看衰任天堂的掌机业务,但话锋一转指出任天堂根本不需要掌机。任天堂就和迪士尼一样,真正的财富是那些角色。就像迪士尼拥有米老鼠唐老鸭一样,任天堂拥有马里奥索尼克。他指出,任天堂应该在其他苹果上推出新游戏,不要移植马里奥,而是新创造一个游戏角色,并让它变成流行,并吸引年轻一代继续成为它的粉丝,不断地膨胀自己的品牌财富。就像迪士尼近年来新增了一批皮克斯角色一样。没人能够抢走粉丝群客户,因为感情的联系是最紧密的。

不是每个公司都能和苹果那样的创新,甚至苹果也不能连续不断地推出革命性的产品。苹果真正的革命性产品只有一款,那就是iPhone,开天辟地的产品(彻底改变了手机的形态),之后的iPad也被人嘲笑为“放大了的iPhone”,而每次小幅升级的iPhone则每每被人嘲讽为失去了创新精神。革命性和创新是两个词。革命性的产品不是那么容易做到,而创新可能只是一点一点的进步,苹果就是这样的,iPhone诞生以后,它每次的进步都是创新,但远非革命性,但是没有关系,客户仍然买单,新的粉丝不断加入。至于性价比,粉丝不会在乎性价比。好比粉丝会追着歌星的巡演满世界跟随,性价比在粉丝眼里根本是无足轻重的。

但是苹果就是苹果,就像迪士尼就是迪士尼,常州有恐龙园,有淹城动物园,有嬉戏谷,但是迪士尼只有一个,迪士尼用自己的完美主义来传播自己,告诉观众,迪士尼只有一个,其他游乐场只是暴发户土包子地摊货。迪士尼也许老了,可是它是老克拉,它对于一切都有自己的看法,不会放弃自己多年的积累,不会拥抱剧烈的变化,它也许有点落伍,但它依然很棒,依然是最棒的一个,它依然无可替代。

迪士尼用这些让观众们相信,迪士尼依然是最棒的,你花的钱也许不少,比同类的性价比肯定要低,但是,你得到的是最棒的。这一点,倒是和苹果是类似的。甚至可以用迪士尼在电影本行以外开主题公园,来对比苹果开设专卖店(苹果的每家店都是由总部亲自设计完成的)。这些选择背后的其实是类似的,我们不光卖产品,我们还卖文化,卖品味,卖回忆,卖感觉。既然你觉得我不错,为什么不多付点钱加入我们。这就是一切背后的逻辑。这是一场粉丝的狂欢。

是的,我爱迪士尼乐园。它的一些项目已经显得不够支持,但是,也只有迪士尼才会在过山车里面加入熊,闪电,音响,甚至一阵巨风。这些,的确非常小儿科。是的,其他乐园也可以复制,它们只是不关注这些体验而已。而迪士尼,它在乎这些细节,这就是区别吧。

是的,迪士尼的游记是我的果粉情结的延伸。我喜欢迪士尼乐园,我也看到苹果的态度,或者说,这两者本来就是相同的,背后都是完美主义。哪怕你没有高精尖,也可以做到尽善尽美。

迪士尼,任天堂,苹果。伟大的公司总是相似的。他们不光造产品,它们还卖自己的执着。还有一点,它们都没有性价比。

迪士尼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最好是带着孩子去,不带孩子的话,可能会比较无聊。

个人的首选项目排名:

  • 狮子王庆典
  • 飞天巡游
  • 3D影院
  • 烟火表演
  • 小小世界
  • 灰熊山急速快递

最后离开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买了一对玩偶:大头米奇和大头米妮站在心形底座上在打Kiss;挑了至少一个小时才看上这个,可能是做工最精致的玩偶了。

结果回到澳洲打开一看,米奇和米妮的腿都折断了!明明包装得很好的,可就是折断了,断口看还是塑料件,所以折断需要的力应该还不小,只可能是因为箱子塞得太紧了。万幸的我最后买到了胶水修复了米老鼠夫妇的短腿,现在看起来还不错: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动过手术。以后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带一件装饰意义的纪念品,最后成为一个小小王国。

现在希望下一站是日本,日本玩偶多,也许我会买个高达,或者阿童木。总之应该买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玩偶,要适合放在客厅(不能搞非常夸张的成人向的玩偶),而且一定要做工精致。

原创的话痨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blog.chenyi.me/blog/12046;转载的文章我会力所能及地注明来源如有疏漏请留言指正。

相关 [香港 公园] 推荐:

香港迪士尼公园游记

- - 陈轶的盛夏厅
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迪士尼,还挺过迪士尼帮助绝症儿童实现他到迪士尼一游的梦想的心愿,一直梦想着去迪士尼乐园,直到我长大了,意识到这世界很多事情想像远比现实美好. 后来迪士尼在我眼中的形象:老朽,跟不上潮流,本行动画片被皮克斯彻底击败,最后巨资收购皮克斯,自从它收购皮克斯以后,皮克斯的影片质量每况愈下,我觉得肯定是因为迪士尼在后面添乱.

香港

- weiqing - 木遥的窗子
由于据说是二十年来美国中北部最大的一场暴风雪,我的飞机晚点了 27 个小时才出发. 再加上 20 个小时的飞机航程,等我到达香港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入关的官员对我没什么好脸色,不过我自己的脸色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不知道该跟谁说「我到了」,那感觉足可以把一切到达的喜悦抹杀掉. 从积雪过膝的明尼苏达来到湿润温暖的香港,不能说不是一件开心的事.

带3岁的儿子香港5日游·迪士尼、海洋公园和大澳|超全面亲子游攻略

- - ☠☠原谅这个世界和自己☃
这篇文章是关于2013年6月11日至6月15日,我们一家三口香港之行的游记. 不过其实2012年6月20日我带我妈去过一次香港,本来那次计划带上2岁多的儿子,没想到临行小家伙病了,只能作罢. 所以,今年再次在同一时间安排了出游,圆了儿子的迪士尼梦. 以上的都是还没到香港就已经差不多花了的钱. 机票是国航官网提前1个多月预定的.

黄石公园

- llpazxj - 译言-每日精品译文推荐
来源焦点视野 - 黄石国家公园美景(多图).       黄石公园是世界上第一座国家公园,由美国国会建立于1872年. 自此之后的139年间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游客来这里观光. 去年黄石公园的游客人数再创新高,有约360万人来这里领略它的无限风光. 这里广为人知的地热特征-间歇泉,温泉,喷气孔是因地下宽达45英里的火山群的存在而形成的.

Nokia E6 香港上市

- andy - Engadget 中国版
当大家开始把 Nokia 和 Windows Phone 7 画上等号的时候,Nokia 却在香港的官方 Fans Page 中提醒我们,还有 E6 这部商务 Symbian 手机,而且更突然宣布,手机将会在明天(13/7)上市(不过没有公布价钱就是了). 作为旗下手机中比较受欢迎的一个系列,Nokia 对 E 系的直板 QWERTY 机种还是算好的 -- 像 Nokia E6,就是 Nokia 少有地吸引的手机之一.

真人圖書館@香港

- 沒有暱稱 - 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
不可錯過的活動,名額有限,報名請早. Human Library HK的源起,其實很即興. 只因Breakazine編輯某天讀到國內《城市畫報》有關世界各地「真人圖書館」的報道,心癢癢,想:不如我們也搞一回,建立香港互相尊重的對話文化. 原本只是空想,當碰上一代人公社的龐一鳴,卻竟然一拍即合──只因他讀了同一本《城市畫報》,也正想籌備.

[香港] 香港什么样的人最快乐?

- Ivan Zhai - 特写--华尔街日报
答案似乎是:50岁以上的男性,小学毕业,家住湾仔,年收入40万港元以上.

香港旅行的“附带行程”

- Alex - 张磊的blog
上月又去了一次香港,差点儿出事. 我一直以为自己的港澳通行证是2次往来香港,1次往来澳门,于是在到香港第四天,坐船向澳门进发. 在船上,翻了一下我的通行证,发现往返香港只有1次,可是已经离开香港即将踏上澳门. 顿时慌了,行李还在香港的酒店,机票还在2天后,回不了香港怎么办. 在澳门入关之后问阿Sir,他断定我回不去香港了,只能从澳门直接去珠海.

日本天災,香港先慌

- keeno - Hero ACG
-          結果真正有需要的人不但買不到,就算找到也要買貴貨. -          沒腦沒良心 = 腦殘 + 心殘. -          雙殘人士真多.

香港中文大学推荐书单

- ixfx - 佳人
香港中文大学推荐的书单,87本书,许多不但没读过,甚至没听过,胸无点墨腹中空空呀. 2 《一路走来一路读 》 林达. 6 《三十五年的新闻追踪: 一个日本记者眼中的中国》 吉田实著; 王武云、朱新建译. 7 《小​​王子》 圣·修伯理. 9 《大汗之国:西方眼中的中国》(The Chan’s Great Continent) Jonathan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