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工程师

标签: IT民工手黑 | 发表时间:2011-07-25 18:20 | 作者:和菜头 Chrisoul
分享到:
出处:http://www.hecaitou.net

谢谢大家的关心,几个小时前Google Plus恢复了我的帐号,看来暂时我还不用离开。因为前一篇Blog的缘故,有些网友猜测是因为博文而使得我获释。虚荣心让我想立即承认这一点,但是对不起,真的不是这样的,我的Blog并没有那么大影响力,尤其是在英文世界里。而且,因为我上次张贴了一张人类进化谱系的漫画,我在国外驻京记者圈里成功赢得了“种族主义者”这一臭名昭著的称号,大概没有什么人愿意帮助一个黄种人中的“种族主义者”。

为什么Google Plus封杀我的帐号,以及为什么获释,对于我来说这完全是个未解之谜。各位幸运的大多数不会(我也希望大家不会)遇见我遭逢的一切,而我在过去的一周时间内一共向Google Plus提交了5次申诉表单,并且写了一封英文长信给它的工作组。回想起这一周里的诸多彷徨无策,至今依然让人心悸。

这次经历基本上和一个小偷被抓进不那么规范的警察局的情形一样。小偷进去了,警察叔叔一声怒吼:“给我放老实点!”于是小偷立正站好,结果挨了一耳光。小偷想了想,又是一声怒吼:“给我放老实点!”于是小偷老老实实坐下,结果又挨了一耳光。小偷很困惑,但是暴喝声又道:“给我放老实点!”。。。。。。这个循环重复了很多次,最后小偷终于明白,要面对墙蹲下,鼻尖距离墙壁一厘米,这样才不会继续挨打。

倒霉的小偷遇见的是一个典型的“黑盒”,他只能看到电线进出黑盒,控制进线一边的开关,可以看到出线一边的灯闪亮或者关闭。至于说盒子里的线是怎么接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简单的肇因,和非常直接的结果,想要建立起这两者之间的关联,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而我就是那个小偷,在过去一周里。我反复就看到两种状态,一种是通知我帐号被停权了,原因是违反了Google Plus的社区规定,不服的话可以申诉;另一种是通知我帐号资料已经被审核过了,认为我的个人资料违反了Google Plus的社区规定,因此停权。因此,我只能像那个小偷反复变换身位一样,一次次提交申诉,一次次修改个人资料。而且,并不清楚我的哪一次申诉材料被驳回,驳回的具体理由又是什么。最后这一次通过了,我终于面墙蹲下,鼻尖距离墙壁一厘米。下一次会怎样,我不确信。下一次要试多少次才不被驳回,我同样不确信。

和Google打交道的岁月里,Google Plus这样的待遇并不是我第一次遭遇。上一次是Google的广告系统Google Adsence,我的帐号被停权,原因是系统发现了无效点击。那么,我想问究竟是什么无效点击?Google Adsence不会具体回答我,给我给我一份规定看,同时要我去申诉。我想申诉,但是我根本不知道无效点击的由来,具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所以无法申诉。事情就卡在那里,一直到今天我的帐号依然被锁。

当然,可以说Google Adsence的这套原则极大地保护的广告商的利益,保护了Google平台的公正性,也是巨额利润的来源。同时,这套方法又不能外泄,否则网络上作弊的手段会据此进化,影响到Google对欺诈性广告点击的有效判别。那好,对此我可以接受,反正也指望不了Blog真能赚钱,Google黑盒也就只能由它去了,Google用机器判别点击行为也由它去吧。

问题是,Google Plus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产品。它不同于Google的搜索,图片,广告,翻译、文档等等工具类服务。这些服务只需要工程师写好一个算法,做好一个框架,用户的行为就是完全可以预期的。然而Google Plus是一个社交网络,社交网络除了产品本身,运营远远要比网络工具复杂得多。Google Adsence可以用很小的团队就能维持运转,大量的广告招商可以让外部团队和联盟公司去做。但是Google Plus不可以,尤其是按照Google思路制作的这个产品不可以这样。

许多人为Google Plus的圈子功能叫好。我觉得它并没有那么好,而是一种工程师思维的解决方式。圈子就是一系列抽屉,让用户把人际关系拆分,分门别类塞进不同的抽屉里去。这样的话,每次打开不同的抽屉,里面的人和事丝毫不乱。是的,人们有时候需要这种一丝不苟,毫厘不爽。但是,以人类之复杂,哪里可能会有这么精准的分类法?哪怕是在同一个圈子里,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本帐本,能够区分出哪些人近些,哪些人远些。同时,对于这种远近关系的变化非常敏感,随时调节人际关机的张弛程度。如此复杂而微妙的情感,岂能是几个抽屉所能涵盖的?用抽屉去区分是一种解决方法,但是这种方法未必最优,而其中生硬的部分让人深深感觉到后面冷峻工程师的存在。

Google Plus的命名也是一样。Google的VP Vic Gundotra 在接受Robert Scoble采访时辩白说,Google并非是要搞实名制, “it is about having common names and removing people who spell their names in weird ways”---让用户用上“正常”一点的名字,把那些起了奇怪名字的用户去掉。对于人际关系,Google Plus用抽屉分隔。 对于有Weird name的用户则用投诉+机器算法,一批批停权处理,强制对方更名。这算什么?工程师的洁癖吗?对于奇怪名字的厌恶,难道就像对代码里方括弧不闭合,乱用#号一样吗?解决的方法就是批量停权,然后用两个界面反复逼迫用户,让对方自己最后觉悟吗?

想要实名或者“正常”的名字,这是做社交网络者的正常诉求。本着为用户和股东负责的态度,这种诉求也能完全说得过去。但是,并不一定要用这种生硬的方式来做啊。社交网络只要有人在玩,站方总有无数种办法让用户最终变成实名,而且手段绝对不需要那么强硬。站方也总有无数种办法证明,通过实名可以给用户带来更多的好处,更周到的服务。这本来可以是一个基于互动而彼此信任,最后达成双赢局面的事情。但是Google Plus把用户当作是Google Adsence一样的广告板来处理,用规则、算法和机器来执行。也许Google工程师的心目中有一个理想的社区的样子,里面全是留着理想发型的用户。但是,这怎么可以用一台剪发机,让所有人把脑袋伸进去启动程序自动剪出来呢?

我不觉得这一番经历有任何愉快的地方,Google Plus不像是一个沙龙或者聚会,因为门口的保安是机器人。它们闪闪发光地站在那里,全凭扫描器决定你的请柬是否为真,在屏幕上告诉你是可以进去还是滚蛋离开。不,这味道不对。哪怕是被逐出,我也希望是被两个穿黑西装带耳麦的彪形大汉扔出来,那才是个人应该去的地方。

Google Plus需要大量活生生的,能够接电话,能够回复E-mail的人来做这些事情。需要更加柔性的手段,更符合人性的服务来达成这些事情。当用户抱怨和发怒时,需要有个活人在那一头听着,哪怕那人远在印度,操一口听不懂的英文。而不是把这份工作交给机器,交给IT记者。或者当看到媒体上有负面报道,把XX封杀的消息一类的新闻出现,然后人工紧急解封。那些人是可以说话的人,说话有人听的人。还有很多普通用户,非名人用户,也许就此走开。我以前开玩笑说:用户都是对的,当且仅当他们不说话的时候。这句话并非完全的玩笑,因为沉默的用户用他们的行动来表示他们的意见。对于他们,不能用沉默的机器的自动答复作为回应。否则,在用户增长曲线上会看到报应。

工程师最喜欢说:你为什么不看说明书?或者,你为什么不。。。。。。说明书和设计方案规定了某种框架,理想状态下用户应该在这个框架内行为。但是,当用户一再逾越这个框架的时候,怕也该想想是否本身存在问题?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把该死的脑袋伸进该死的自动理发机里呢?

因为上帝不是工程师。

饭否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订阅地址

相关 [工程师] 推荐:

遭遇工程师

- Chrisoul - 槽边往事
谢谢大家的关心,几个小时前Google Plus恢复了我的帐号,看来暂时我还不用离开. 因为前一篇Blog的缘故,有些网友猜测是因为博文而使得我获释. 虚荣心让我想立即承认这一点,但是对不起,真的不是这样的,我的Blog并没有那么大影响力,尤其是在英文世界里. 而且,因为我上次张贴了一张人类进化谱系的漫画,我在国外驻京记者圈里成功赢得了“种族主义者”这一臭名昭著的称号,大概没有什么人愿意帮助一个黄种人中的“种族主义者”.

工程师效率

- - 后端技术 by Tim Yang
很好奇程序员这个群体这些年效率是变低了还高了,在社交媒体中,各个阶层的兴趣圈都有自己的段子手及内容帐号,段子手发的内容会让你笑cry,内容帐号发的内容可让你享受阅读的快感,这些快感会比写代码见效快. 写完一个模块的代码通常要一整天或者几天时间,代码调通运行没有问题才会体验到愉悦,而社交媒体只需要一些碎片时间就可以达到高潮.

知乎招募工程师

- oxygen - 知乎的博客
Python工程师  有两年以上软件开发经验. 至少一年 Python 开发经验. 对开源技术有强烈的兴趣和爱好,参与或向开发者提交过bug和patch. 热爱探索和钻研,熟悉文本挖掘、自然语言处理相关知识能使用C/C++独立实现复杂的算法结构熟悉开源搜索项目(Lucene,Sphinx等)极强的逻辑分析能力对开源技术有强烈的兴趣和爱好,参与或向开发者提交过bug和patch认为自己是技术geek有极强的责任感.

浅谈技术工程师的进步

- belltoy - caoz的和谐blog
本来发微博的,越说越多,算了,发篇博客把,说点工程师如何取得进步的问题,. 1:描述和记录问题要精确,数字化,“负载很高,连接很多,速度很卡”这种描述都是不对的,负载uptime值多少,连接数具体有多少,平时正常多少,高峰多少,访问延迟有多大,全部要数字化,而且要有问题状况下和平时的对比,养成这样的习惯,技术分析能力才会有进步.

工程师与会计 [幽默笑话]

- Liqun - 经典网文_来福岛爆笑娱乐网
  有三个工程师和三个会计一起去外地开会,上火车时三个会计买了三张车票,而三个工程师却只买了一张票,会计很不解,工程师说:“上了车你们就知道了”.   火车刚一开动三个工程师就挤进了一个厕所,列车员开始检票最后走到了厕所外边,她敲了一下门说:“检票”. 然后门开了一个小缝,从里面递出一张车票.   在外地开完会后在返回的时候会计们觉得工程师们的方法很不错于是也只买了一张车票,而这次工程师一张票也没有买,会计们又很不解,工程师还是说:“上了车你们就明白了”.

[北京]python工程师 - 创新工场

- Ken - python.cn.jobs
创新工场旗下旅游SNS网站团队招聘python工程师. 职位要求:1、两年以上软件开发经验.                     2、一年以上python开发经验.                     3、有强烈的责任感,对开源技术有强烈的兴趣和爱好,有创业兴趣.                     4、算法强大,有大规模数据处理经验优先.

Hadoop工程师成为热门职业

- mazhechao - Solidot
JP摩根大通总经理Larry Feinsmith在纽约举行的Hadoop World 2011会议上发表了主题演讲,公开声明高薪招聘精通Hadoop的软件工程师. Hadoop是一个顶级Apache开源项目,主要被应用于分析大数据集,被eBay、Facebook、Yahoo、AOL和Twitter等互联网公司广泛采用,今年微软、IBM和甲骨文也都纷纷拥抱Hadoop.

SOPA、PIPA——工程师应该担心吗?

- - InfoQ cn
1月18日,与其他大约10,000家网站一起,wikipedia.org停止了他们的服务,以抗议美国立法机构对SOPA和PIPA的背书. 尽管投票最近被延迟,互联网社区仍需担心. 软件工程师可能认为:他们不会被这次立法所影响,特别是如果他们处于美国之外的话. 但是考虑到Big Data、云计算以及其他趋势,这么想可能很傻很天真.

我眼中的工程师文化

- - ITeye博客
现在HR和猎头也懂得,挖程序员不能光讲钱和项目了,多少号称工程师文化的公司花开北京上海,可是到底什么是“工程师文化”. 有人说,什么文化就是什么说了算的意思,工程师文化就是工程师说了算. 也有人说,工程师文化就是自由上下班、松散管理,做喜欢的项目. 我想这依然是不恰当的,这些人只说出了工程师文化给工程师带来的权利,更何况这种对权利的认定还是片面的.

谈工程师的价值和发展

- - 博客园_知识库
  本来想写招聘广告的,结果谈工程师就花了大把的篇幅,算了,就索性换了一个标题,讨论一下工程师的价值和发展.   我一直认为,工程师,尤其是一线的,是最接近真相的人,也是最懂业务的人,应该有充分自由去实现自己想做的事情,去改造存在问题的项目,去颠覆陈旧的观念,可惜中国的土壤不好,公司的文化和观念也不是一天能改过来的,如果你能有机会去硅谷,那恭喜你,工程师在那里的地位是最高的,有像 Facebook 一样的工程师驱动的文化,有自由的空间和足够大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