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这样,把卡扎菲杀死了

标签: 短小说 | 发表时间:2011-10-27 13:50 | 作者:张佳玮 ajian
出处:http://zhangjiawei.blog.tianya.cn/
  靠近端详,他比画像、照片、电视节目里清癯得多。胡子撩乱,唇无血色,脸像水色淡去之后的老海螺。他看看我的枪口,把手举起,动作熟练得让我意外。我小心翼翼的调整枪口和扳机,确保随时可以致他于死命,觉得心脏坐到沙发靠背椅上了。于是,我开始跟他聊天。
  
  
  
  我说,卡扎菲,不,还是叫你领袖吧。在杀死你之前,我得和你聊聊。我小时候是你的崇拜者——谁不是呢?——我们看见你的画像光辉灿烂,细密逼真,系能工巧匠精心雕镂。画工总是用古典技法描绘你,让你像是教科书里的神。在我们破败灰白的童年,你的画像是唯一的明亮、理想、暖色调来源。
  
  
  领袖,我们从认字时就知道你的所有传说。你像我们所有人的父亲,你的每次冒险传说都关系到我们的出生。你如何投身起义,如何涉河上山,躲过食人鱼,吃过黑熊,杀死追踪者,说服侦探,你如何建立最初的部队,克服没有香烟的环境,传扬烈性酒的饮用法,让同伴爱上吃红烧肉,你如何割股饲友,如何抬手一枪打落一架飞机,如何呼风唤雨击败了三千围剿部队,如何一整年内都茹素,如何一骑当千杀出重围,如何可以连续工作88个小时。我们听说你是诗人,是音乐家,能够作为室内乐团的一员演奏自己的小提琴奏鸣曲。你知道吗?那时我最痛恨的就是有人诋毁你。我小时候,看到有人朝你的画像扔石头,我和一群孩子一起赶上去,把他揍了一顿。那是我第一次揍人。你一定明白,第一次揍人有多么大的快感。那也是我第一次明白,崇拜一个人,并维护他,能够在揍人时获得多么大的快感,多么心安理得。
  
  
  领袖,在长大之后,我们听过你更多的传说。我们听说你其实也曾胆小如鼠,我们听说你也曾经求饶、投降、叛变重立山头;我们听说你也曾在饥荒时节谈笑风生研究狸唇猴脑鱼翅要如何煨煮才入味。我们听说你也曾屠灭一城降兵眼睛都不眨。我们听说你御女如云。我们听说你的诗和小说有许多是抄袭的,原作者都被你土囊压身铁钉贯耳。我们听说你手持一条铁链,锁着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我听说这一切后,并没立刻开始痛恨你。实际上,我和我的许多朋友都为你辩护。我们说这是个残忍的世界,只有强者、强权和偏执狂才能生存。那时,我们想像能成为你的扈从,依附在强权者的身边,被你的一句话就催动起热血,翻山越岭,屠城夷国,在杀戮和压迫中获得力量的快感。我们在无人的山谷里练习奔跑、射击,在体育课上拼命锻炼力量和敏捷。那时我们完全不知道,这一切最后会针对你。
  
  
  
  领袖,我终于愿意反对你,是有一天,我出于一些奇怪的原因,想用石头扔你的画像,然后逃走。你知道吗,那很刺激。我发现你有时也可以不再是神,而是一个无法反抗的木偶。我把个人英雄传奇小心翼翼的透露给心爱的女孩,但她只是撇了撇嘴。她说到有一些更英雄的人物,敢于公开谩骂你,贬斥你的残忍专横。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也许是出于理想,也许是为了想与众不同,我在某个布满雪茄烟雾、谷物蒸馏酒味道、点唱机、桌球声的酒吧里,和一群人密谋如何推翻你。
  
  
  
  领袖,你知道吗?最初这像是一个游戏。我们犹如回到小时候,用石头扔你的画像。有许多人追赶我,而另一群人会奉我为英雄。在这样的追逐奔跑中,我觉得自己成了英雄,成了你,年轻时的你,传说中的你。我们最初的英雄形象就是由你塑造的。某种程度上,我们每个人都想成为你。当你是神的时候,我们想依附你,想服从你,从中获得快感;当你不再是神时,我们想推翻你,想取代你。
  
  
  领袖,在这漫长的旅途中,我们也曾厌倦。我看到许多和我一样的人。他们在高呼理想的时刻,幻化成你当初的样子。他们是骗子,是流氓,是投机者。他们只是想利用推翻你为借口博取更多的利益。我一度也想斥责这些人,讽刺他们,羞辱他们,揭露他们。但后来我发现,我也不过是和他们一样的人。也许从那一刻起,我深深的理解了你,以及你的所作所为。
  
  
  
  领袖,在跟随大军朝你的宫廷进发时,我已经不那么热血了。也许因为我不年轻了,也许因为我深知在前面昂扬热血的口号者,本身也是骗子。我知道许多年轻人和我小时候一样,只想把石头砸到你俨不可侮的画像上去,而无其他。他们只是跟随人流涌动,获得快感。就像我小时候为了维护你去揍人时,身处人群里获得的巨大快感,以及心安理得。
  
  
  
  领袖,此时此刻,我都还在寻找杀你的动机。你举手表示顺从时,我都在想,你是如此怯懦如此贪生怕死,实在有负我少年时对你的崇拜;我在想我此刻可以居高临下把握你的生死,这让我无比快乐。很奇怪,我对你的感情就是这样复杂。我先把你奉为神,然后通过踩倒你获得快乐;我因为需要无穷的认同感,而需要通过掌握你的生死、杀死你来获得荣耀和追捧。哪怕我对你这一番说辞,可能也只是我的自言自语——毫无疑问我是正义的,我只是需要一点更多的自我认知,即,我杀死你不只意味着正义,不只意味着杀死了一个强力的父亲、神和专横暴君,还意味着我足够深沉和理性,是为了大义和内心而杀死你,而非人云亦云,自私自利。
  
  
  我退后两步,小心翼翼的扣动了扳机。
  我就是这样,把卡扎菲杀死了。
  

相关 [卡扎菲 杀死] 推荐:

我就这样,把卡扎菲杀死了

- ajian - 张佳玮写东西的地方
  靠近端详,他比画像、照片、电视节目里清癯得多. 胡子撩乱,唇无血色,脸像水色淡去之后的老海螺. 他看看我的枪口,把手举起,动作熟练得让我意外. 我小心翼翼的调整枪口和扳机,确保随时可以致他于死命,觉得心脏坐到沙发靠背椅上了.   我说,卡扎菲,不,还是叫你领袖吧. 我小时候是你的崇拜者——谁不是呢.

卡扎菲暗恋赖斯

- 微笑!?~ - Solidot
wmr 写道 "卡扎菲官邸的废墟中,有一个名为“亲爱的”的相册. 相册中充满了美国前国务卿(黑人)赖斯的照片. 2011年8月的《环球科学》杂志中的一篇文提到,美女可能是战争的根源,如果给男性看美女的照片,男性就会勇敢闯红灯、更加支持战争. 仿佛在向女性发出信号:“和我交配吧. ”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估计,过去几个月的武装冲突,导致利比亚2万人死亡.

卡扎菲的遗言

- muzuiget - 变态辣椒漫画
卡扎菲的遗言 根据那张卡扎菲最后被抓获的遗照所画.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 Peng - 熊飞骏的BLOG
昨天下午去理发店理发,挂在墙上的电视屏幕正在播报利比亚新闻. 替我理发的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头,城周村的,患有严重风湿病,因土地被村官卖光了,只好来城里开小店理发谋生,老两口靠一把理发剪艰难度日. 因为只拥有“传统”理发技术,光顾老头理发店的人并不多,收费也不到同行的一半,生意很不好做.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降低自己“形象底线”,成为这个小理发店的常客.

赶走卡扎菲的年轻人

- 丁丁 - 南方周末-热点新闻
“大蓬头”——利比亚年轻人给卡扎菲起的绰号——“卡扎菲的思想和执政跟他的发型一样过时”. 年轻战士们最喜欢的战斗口号是:我们要给卡扎菲理个发.

中国反对联合国解冻卡扎菲资金

- Pen - Solidot
bonnae1982 写道 "据BBC报道,德国与法国等欧洲国家寻求联合国同意,解冻利比亚在这些国家境内被扣的资产,以应付该国紧急人道需求,但是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却以非常奇怪的理由阻止了这一提案.

卡扎菲:该倒总会倒,该推就得推

- fordchao - 新闻别动队 PressMine
上周两大事件是乔布斯离职和卡扎菲政权被攻陷,今天别动队用4个封面展现国际刊物如何看待卡扎菲事件. 战乱频仍,民不聊生,种族冲突对利比亚这个北非国家统统不适用. 拥有175.95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利比亚比可以用幅员辽阔来形容,庞大的石油储备和600万的人口规模更是让这个国家有机会共同富裕,可惜人均GDP近1万5千美元的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却结结实实的垮了,谁还能用中等收入陷阱去解释利比亚的政权倾覆呢.

卡扎菲最后一座城市被攻陷

- 米十三 - bbcchinese.com | 主页
经过一整天激战,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的军队攻入卡扎菲出生地苏尔特,这是效忠卡扎菲的最后一座城市.

中国拟向卡扎菲出售大量军火

- andi - Solidot
bonnae1982 写道 "据香港苹果日报(全文),引述加拿大环球邮报的报道,利比亚反抗军发现一批文档,显示卡扎菲在7月底军事失利之际,中国准备向卡达菲出售至少2亿美元军火. 如果报道属实,中国此举可能违反联合国的相关制裁决议. 加拿大《环球邮报》取得的文档显示,卡扎菲亲信7月抵达北京,跟中国北方工业、中国国家精密机械进出口公司和中国新兴进出口总公司官员会晤,就购买多管道火箭发射器、肩托式地对空导弹、油气弹达成协议,透过南非和阿尔及利亚将军火付运给卡扎菲.

变态辣椒|卡扎菲:带我到301医院….

- 以地之名 -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via 数字时代 in Google Reader
© admin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1. Post tags: 301医院, 卡扎菲.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chinadigitaltimes+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赛风新产品-Psiphon 3 客户端软件下载地址. 欢迎网友参与“中国数字时代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请跟随该项目的谷加互动帐号,目前的新浪微博搜索敏感词列表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