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设计首席创意执行官:一切都是为了创新

标签: CTO视点 移动专区 高端视点 | 发表时间:2012-05-08 09:59 | 作者:baiyuzhong
分享到:
出处:http://www.programmer.com.cn

特约撰稿人 / 西乔

青蛙设计首席创意执行官Mark Rolston在接受《程序员》特约撰稿人西乔的采访时谈到,软件是设计的首要推动力,中国市场也正在意识到需要高品质的设计来帮助产品脱颖而出,并预测数据可视化将成为设计的重要分支,而数字世界和自然世界最终将合二为一。

在创立之初,青蛙设计的目标就是把设计定位为策略性专业与工业和商业相结合,创造出审美和功能兼备的科技产品。1982年,青蛙设计获得了和苹果合作的机会。它提供的设计背离了当时科技产品笨重、单调的外观,提供了一种新的设计语言,其中包括如下一些策略:苹果电脑将会是小巧、干净、白色;所有图形和字体都必须是简洁而有秩序的;最终的外观将由最先进的工厂车间打造,具有灵巧、高科技感的特点。30年过去了,我们可以惊讶地发现,这些策略仍然作为苹果风格的灵魂,沿用至今。今天的青蛙设计早已不再称自己为一家设计公司,而是一家创新公司。正是对创新的不懈追求,加上远见和冒险精神,让青蛙设计从一个间工作室,成长为今天全球尊敬的国际设计巨头。

作为首席创意执行官,Mark Rolston(以下简称Mark)负责青蛙设计的全球创意构想,是数字媒体、用户界面、设计、电子商务和移动应用领域国际公认的专家。作为一个互联网先锋,他于1996年创建青蛙设计的数字媒体部门(Digital Media Design group)。在2000年推动了Dell官网的创新,让其成为迄今为止赢利最高的网站之一,树立了电子商务新标准。又与i2、微软、SAP及SUN等品牌合作,不断改进人们的数字体验。

Mark Rolston在1996年创立了青蛙设计的数字媒体部门

软件是设计的首要推动力

西乔:不少中国人第一次是从《乔布斯传》中知道青蛙设计。20世纪80年代和乔布斯的两次合作的设计,获得《时代》周刊评选的年度最佳设计奖。与苹果及乔布斯合作的经历给青蛙设计带来了什么?

Mark:1982年,Esslinger(青蛙设计创始人)开始为苹果工作,这段合作经历让我们有机会参与设计了里程碑式的产品。令人印象最深刻是,这种合作关系的性质不是两家公司之间的商业关系,而是像真正的搭档和朋友那样合作。 

乔布斯能够敏锐地发现别人的价值,尊重你的价值,和你成为伙伴。人们都知道设计师可以提供重要的价值,但往往只有那些拥有开放价值观的客户才能从中受益。

我们一直都在帮助客户创造有影响力的产品、服务和体验,给他们带来比预期更多的东西,让他们有更多兴趣去挑战。苹果公司是从这类合作关系中受益的一个案例。

西乔:您在1996年创立了青蛙设计的数字媒体部门, 这在当年是很有远见的。是什么样的想法促成了您来做这件事?

Mark:我一直接触计算机,很小就开始学习编程,同时也是一名设计师。我一直在做软件开发,而且希望利用设计让软件变得更好。任何领域的设计师,都梦想能去改变世界,而在那个年代,改变世界的最好方式是通过设计软件。即使你并不亲自使用这些软件,它们也改变了你身边的世界。而当1994年我来到青蛙设计时,我发现这里拥有我想要的一切条件。

那时,青蛙设计已在设计实体产品方面取得很大成功,拥有近30年的丰富经验。但软件设计做得并不多。最初这个部门是帮助已有的工业设计和产品设计部门去解决和软件相关的问题,但很快我们发现很多问题的核心并不是产品的工业设计,而是产品上的软件。所以事情很快发生了改变。到1998年,青蛙设计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软件设计上。

当时,还有许多人质疑为什么我们投入如此多的精力在软件上。但到2000年时,人人都知道软件是未来,将会是设计的首要推动力。

数字世界和自然世界将合二为一

西乔:当年的数字媒体设计部门现在已发展为青蛙设计的主营业务之一,这充分证明了您当年的前瞻性。作为一个数字设计领域的先锋,在16年后,您对数字化未来有什么预见性看法?是直觉式(intuitive)的设计吗?

Mark:计算机已给人类和社会带来了本质改变,但目前人们还是必须借助特定的设备来操作计算机。你必须拥有一部智能手机,或者桌子上必须放着一台电脑, 这些设备是我们通往软件世界的走廊。但同时它们和自然世界也是分离的。你需要特殊的技能,在特别的场景下去操作它,你离不开按键、屏幕、输入、输出。我认为计算机应该和我们的使用情景融为一体,而不是一个需要转换焦点去进行特殊操作或交互的对象,所以我认为这些设备在未来可能消失。在未来,当我需要打电话或搜索信息时,我能够直接利用身边的环境,用自然的方式来完成这些任务。

不仅是更直觉式的操作方式,而且是真正把数字世界和自然世界合二为一。计算机会变得更加适合与人类交流。交互方式会变得更自然,更符合人类习惯。而触屏技术正是实现这一趋势的突破。在未来,计算机会拥有自己的意识,能够不断学习和识别周围的一切,我们可以和它共处一室,使用语音指令,像与人对话一样在3D空间里和计算机进行沟通。

西乔:您认为未来的终端不会有固定的外形,它将可能存在于任何情境中,是任何东西对吗?

Mark:对,这就好比剑。对于一个统治者,剑最初是武器,但后来就变成了力量的象征和对领土统治的申明。剑的实际功能消失了,象征性的意义保留下来。所以现在我们所理解的终端也会这样,形态会消失,但延伸价值会保留下来。今天我们拥有这些设备,就像剑一样,给你力量。人们也将不再只通过具体的功能来标识某一物理事物。它可以成为任何你希望它成为的东西。人机交互也不再被绑定在某一设备上,而是和环境完全地融入在一起。这一切都是由人机交互界面的快速发展所带来的。我认为人机交互会经过5个阶段的发展。

  • 计算机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 我们随身携带它。
  • 我们通过它来感知世界。
  • 计算机装备在我们身体上。
  • 我们就是计算机本身。

如今,我们正在给物理世界打上各种标注;我们身边到处都能看到各种形式的计算机、个人电子设备;我们的身体正在变成节点、外围甚至是交互界面本身。也许当我们正在谈论的未来在某一天最终到达时,它可能看起来很理所当然。但时尚不正是把今天看起来奇怪的一切变成明天被普遍接受的事物吗?

当一个设备可以记录你的健康指数,同时也用于更新你的SNS状态时,想象一下,会发生什么?你的心跳会成为你与别人对话的一部分。

西乔:它们最终会成为人体的一部分吗,比如植入人体?

Mark:当然。但需要花上较长的时间。有可能在未来十年内,开始有小规模的实验,例如植入式的无线电通信设备。假设一下这个场景:当我们想非正式地获得关于我们身体的信息,可以往手臂里植入很小的医疗设备,然后可以得到一些预测信息:例如前一夜的醉酒会让我今天的身体发生些什么?

西乔:您在2009年关于《The White Box》的演讲中,讨论了移动相关的技术和设计。在那次演讲里您提到了 “第六感设备”(The SixthSense Device),这个概念是在Pranav Mistry的TED演讲中所展示的一种人际交互设备。您记得它吗?

Mark:是的。第六感是一个早期的实验性设计,拥有很好的创意。我们与他们有合作。

西乔:但有人质疑它的可商用性和使用精度。

Mark:我们一直在推进它,寻求更明朗、更高水准的解决方案。 我们尝试将交互界面投影到更多不同的环境中,和新的应用场景结合。而且现在投影设备也有了更好的选择,每一年它都在变得更好。你应该对这个世界充满想象力。这类设备的识别精度,准确度和运算能力都在提高。看到的东西越多,识别能力越强。就像Google,用户的每次搜索,都会让系统变得更加智能,让下一次搜索变得更快、更准确。每天由用户带来的上万次使用,会积累成惊人的结果。这就是商用化的前景。现在我们已知道它可以和电子游戏设备进行连接,你可以期待这种连接很快放到笔记本、智能手机和许多设备上。

数据可视化将成为设计的重要分支

西乔:最近有很多国内外的设计Blog都在推荐青蛙设计最新的一个案例:Bloomberg’s Big Beautiful Data。它使用了HTML5和实时数据,在风格上也很容易联想到Metro UI。请问您怎样看待Metro UI在设计和交互方式的突破和适用性?

Mark:我认为微软是一家高品质的公司,在某些独特的领域中取得了非凡的成绩。但随着全球层面的产品革新风潮,如果只维持传统风格,它们将会受到很大挑战。微软过去太执着于修补已有的产品,缺乏突破性,如果希望赢得人们对它们设计的尊敬,类似现在苹果公司得到的,还是要走出自我的限制才行。 如今微软能够走出这一步,创造一种属于自己的新的设计语言,是非常好的事情。

Metro UI这套设计语言,要求这个平台上的应用都要符合这种风格,这相当于限制了边界。开发者需要接受良好的训练才能掌控这种风格。成熟的框架是Android和iOS平台成功的原因之一:通过设定一套设计语言,任何文化下的开发者都可以避免混乱,开发出和平台相协调的应用。但同时也有很多弊端,比如增加开发者的学习成本。当希望创造一些框架中没有的独特东西时,也要付出很高的代价。

西乔:这个设计案例同样采用了数据可视化(Data Visualization) 的表现手法。关于数据可视化的应用前景,您怎么看?

Mark:数据可视化会变得非常重要。在过去,数据的获取是有限的,人们也只能利用现有的数据来产生和获取价值,但现在我们拥有了历史积累的海量数据,去解释和分析它们具有重要的意义。世界上大部分数据是未经加工的,我们要做的不仅是把它们图形化,而且是通过结构化数据,对他们进行组合、运算,提炼出更深的含义与价值;不仅是了解个体数据,同时也要获得对整体模式的认知。伴随着数据存储、处理与分析能力的提高,未来它会是一个很大的产业, 成为未来设计的一个重要分支。对于所有人,这都是新的挑战和机会。

所有市场都期待高品质的设计

西乔:青蛙设计在官方网站上提到有一个专长是“中国”,这说明你们对在中国市场的业务非常有信心,对吗?

Mark:我们对任何地区的市场都很有信心。中国是一个每天都在增长并且快速改变的市场。我们在这里花费了大量时间,围绕中国用户的行为和消费者的生活做研究。我们关心他们的想法,他们如何生活,他们的需求是什么,他们希望世界变成什么样?在零售、医疗、消费电子、移动通信、媒体、时尚等诸多领域,我们积累了大量对用户的了解。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拥有大量的用户和快速变化的节奏。对于该如何开展在中国的业务,引导中国的用户,我们还处于学习的过程中。

西乔:有人总结,在中国,设计的最大的特点是山寨和没品。从历史上看,中国制造的品牌并不重视设计的价值,因为它们的优势就是低研发周期、低成本、低价格竞争,并不在乎拿用户冒险。在这一点上,青蛙设计对待设计的观点,或者说青蛙设计提供的服务,和这些“中国制造”的成功之道并不相符,甚至与它们的节奏和优势是冲突的。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仍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吗?

Mark:我们相信,任何时候,任何市场,人们都想要高质量、有意义的产品。用户和市场期待突破性的改变。当桌上有20个看起来差不多的手机时,用户的选择会很困难。但如果其中的一款手机做了更好的设计、使用了更好的材料、配备更好的软件,用户的决定将是显而易见的。每一个市场都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人们有足够的资源,他们自然会选择更好的,去赋予生活更高的价值。在中国,经济发展使人们拥有了更高的消费能力,去选择拥有出色设计的产品。人们会为了追求更高的品质而花钱。这是伴随经济增长自然而然发生的现象。

我们也接触过制作山寨产品的客户,他们不再想只做山寨产品,而是想要好的原创设计。他们意识到这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市场。

另外,中国通常认为他们所面临的版权现状是很特殊的,但所有年轻的市场在开始时都伴随过这种问题。在19世纪,美国也盗版英国的图书而不支付任何版权费用。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可能表现有所不同,但市场和用户成长的趋势是相同的。品质、创新、标准和清晰是人类共同的追求。

同时,山寨工厂也不仅仅只做了抄袭,它们也从这一过程中获得了技术和经验。最后,技术也会被用于去创造新的东西。市场会激发企业,激发用户。人类与生俱来就拥有创造的激情,这种激情必定也会在中国成长起来。

西乔:中国市场还有一个特点是,用户群的消费能力、消费习惯和使用习惯差异很大,不同地区之间文化差异也很大。你们网站上提到,你们能够分析中国一线城市和农村市场中消费者的行为,来作为创新机会的灵感。在对待中国在用户群和地区的巨大差异问题上,你们有什么心得?

Mark:虽然这些差异会限制产品的适应性,但我们试着不去考虑这些,而是把注意力放到用户真正的需求上。他们只是不同的用户,不管生活在大城市还是农村,人们都期待高质量的生活。差别只在于是否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去得到它而已。

创新是成功的一条捷径

西乔:设计研究和用户研究是青蛙设计的另一个专长,那对设计的研究主要是用于解决客户在发展中遇到的现有问题,还是用于激发灵感、形成创新的产品策略?

Mark: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创新。设计研究不会确切地告诉你应该去做什么,而是帮助你建立理解和关注重点。最终设计师会从这些灵感中得到信息,获得原创的解决方案。设计研究无法直接回答问题,而是提供一种帮助你解决问题的工具。

西乔:在用户研究中,有两个很难回避的问题:一是用户其实并不知道它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二是统计和数字解决往往并不能真正解读用户的期望。还有人说苹果从来不做用户调研,因为他们做的是超越时代的产品。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Mark:不,我不这么认为。用户不会直接告诉你他们要的是什么,但如果你多花点时间,就可以了解到他们真正的需求。苹果会做用户研究,但不是以传统的形式。苹果只设计自己会去使用的产品,在设计和开发过程中,设计师、工程师和员工会反复使用他们所创造的产品,在使用过程中不断测试、分析、研究和提升产品。他们自己就是用户,这种关系会驱动他们不断完善设计。而很多其他公司并不是这样,它们会设计一些自己从来不用的产品,也从来没想过要成为这些产品的用户。

对于我而言,我并不一个中国人,但如果我需要为中国用户设计产品,我会亲身实地体验中国用户的生活,来了解他们真正的需要。很多中国公司追求快速的研发周期,不愿意做深入的用户研究。但了解你的用户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你可以变得离他们越来越近。

西乔:在设计研究中,你们主要采取的是定性研究,这会带来一个问题,研究的成功与否非常需要依赖研究者的水平。这就导致这种研究模式难以复制,服务的规模难以扩大,青蛙设计是怎样解决这个困境的,以保持研究质量的稳定?

Mark:我们通过创建和培养企业文化来解决这个问题。青蛙设计有很好的传统与方法去传授它的设计研究思想和创新文化,让员工具备高水准的技巧和能力。同时我们在做设计研究时,不仅只有分析师和研究者,设计师也会参与整个过程,当他们在观察用户时,同时也在考虑方案。青蛙设计在设计方法的一个重要特点正是将设计和研究相结合。

西乔:产品主要关注的是给用户带去的价值;商业主要关注如何赢利;而创新则更关注如何超越期待,获得更高更长久的利益,这三者有一致也有冲突,你们是如何帮助客户平衡它们的?

Mark:我们的很多客户也问过这种问题,但在成功的产品和设计中,这三者是不冲突的。开发一个好的产品,可以让你获得更大的市场,赢得更高的利润。同时一个好的产品也一定离不开创新。创新实际上提供了一种更新、更容易的方式让你赢得市场。iPhone的成功就是最有说服力的案例。因此,解决冲突的方法就是创造最好的产品、最好的设计。

但对于青蛙设计而言,所面对的最大挑战便是去说服我们的客户。他们觉得已花了很多钱在设计上。但这不仅仅是投入多少钱的问题,而是要投入精力,去重视产品和设计的价值。

西乔:中国的客户更难被说服吗?

Mark:是的。但这只是时间问题。市场在不断成长,企业会感到更多的竞争压力。比如华为,当我们第一次与它们合作时,它们并没有感到太多竞争,它们有自己的特长。但如今,它们开始希望通过更好的产品设计来取得更大的优势。有许多成功的公司,都利用设计策略让自己更具个性,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产品设计,还包括利用创新的方法和程序去改造生产流程。重视产品品质和创新,对于用户和企业是双赢的,既改善了普通人的生活和产品体验,也为世界带来更多价值。

 

 

本文选自《程序员》杂志2012年05期,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 market@csdn.net

《程序员》2012年杂志订阅送好礼活动火热进行中

相关 [青蛙 设计 首席] 推荐:

青蛙设计首席创意执行官:一切都是为了创新

- - 技术改变世界 创新驱动中国 - 《程序员》官网
青蛙设计首席创意执行官Mark Rolston在接受《程序员》特约撰稿人西乔的采访时谈到,软件是设计的首要推动力,中国市场也正在意识到需要高品质的设计来帮助产品脱颖而出,并预测数据可视化将成为设计的重要分支,而数字世界和自然世界最终将合二为一. 在创立之初,青蛙设计的目标就是把设计定位为策略性专业与工业和商业相结合,创造出审美和功能兼备的科技产品.

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 白鸦 蜕变之痛

- FreeQs++ - 所有文章 - UCD大社区
    为了不断提升用户体验,并打通整个产业链,白鸦与支付宝在疼痛中自我蜕变.    白鸦对支付宝真正产生归属感,或许是在2010年1月22日. 再没有比那次年会中的眼泪,更能震撼并刺疼这个在互联网撒欢的年轻人,“一直以来总像个无头苍蝇,自个儿东撞西撞,头破血流,突然,那层纸真的破了,才发现自己离可以把用户体验做好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

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白鸦宣布离职

- goochin - 有方网-一切如此简单
图为白鸦的微博(TechWeb配图).   【TechWeb报道】10月24日消息,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白鸦今日在其微博中宣布正式离职.   白鸦表示,“最近三个月我的工作状态一直不是很好,因为我这个任性的家伙一直成长的很慢,无法跟上公司的快速发展,感觉自己在慢慢的掉队,于是决定离开. ”白鸦称,未来将休息一两个月,之后将主要精力放在BetaCafe上.

苹果首席设计师Jony Ive对乔布斯的悼词

- Jacky - cnBeta.COM
史蒂夫过去常常跟我说(他总是这样):“嘿. 而有时,那些主意真的很可怕,这些主意会让房间变成真空,并让我们完全陷入沉默. 这些想法也许是大胆、疯狂、宏伟的. 或是一个安静、简单、但是非常深奥的细节.

【前Google Reader首席设计师】重回Google Reader!

- 锟小胖 - 译言-每日精品译文推荐
(作者手中拿的纸上写着:我参与设计了Google Reader早期版本. 我是“占领Google Reader”的第100+人——译者注).   Like many others, I was curious when Google announced that it would be revamping the Google Reader UI and refactor its social components into Google Plus.

苹果首席设计师:简约主义并非简单了事

- - MADBRIEF | 疯狂简报
国外媒体报道,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艾维(Jonathan Ive)在谈话中经常会提到简约主义,他在产品设计中也始终追求简约的风格. 但是,他反复强调,简约主义并不是简单了事. “设计这个词的含义既可能非常丰富,也可能一无所指. 我们并不会真正谈论设计,而是谈论提出创意和生产产品的过程. ”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艾维说.

专访苹果首席设计师 Ive: 苹果的简单不是简单

- - 所有文章 - UCD大社区
苹果首席设计师Jonathan Ive昨天接受了英国  Telegraph 的访问,叙述了他与苹果公司,他与苹果产品的一段不解之缘. Ive 从1992年进入苹果加利佛尼亚工作,1997年开始正式负责苹果设计,iPod, iPhone, iPad 都出自他和他的团队之手. 1.苹果的设计流淌着英国的血液.

苹果首席设计师艾维:简约主义并非简单了事

- - The Leying's Blog
  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艾维(Jonathan Ive)在谈话中经常会提到简约主义,他在产品设计中也始终追求简约的风格. 但是,他反复强调,简约主义并不是简单了事. “设计这个词的含义既可能非常丰富,也可能一无所指. 我们并不会真正谈论设计,而是谈论提出创意和生产产品的过程. ”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艾维说.

29张绿色的青蛙摄影照片

- 曹正 - 创意悠悠花园
青蛙是益虫,这个我们在小时候应该都知道,不过,也的人怕青蛙的哈,今天分享:29张绿色的青蛙摄影照片,希望有你喜欢的. Read the rest of 29张绿色的青蛙摄影照片 (36 words). © emilo for 创意悠悠花园, 2011. Post tags: 照片, 绿色, 青蛙摄影.

新鮮又可口的《青蛙汁》,你敢喝嗎?

- Pancho Tsui - 宅宅新聞 by 卡卡洛普
現代人追求養生和健康,所以就連蔬果汁都追求要買新鮮現打的,不論是西瓜汁、鳳梨汁、或是紅蘿蔔汁等等的,反正就覺得多喝多健康,同時也可以補充一下人體對蔬果的需求,不過…如果是現打的《青蛙汁》,你敢喝嗎. 圖片來自:panamsur.com. 圖片來自:blog.asiantown.net. 圖片來自:blog.asiantow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