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总结

标签: 航海日志 | 发表时间:2009-12-30 17:49 | 作者:和菜头 火丁
出处:http://www.hecaitou.net

paper plane

午夜刚过,正式进入2009年的最后一天。我坐在电脑前,使用代理越洋访问自己的Blog,在极为缓慢的网速下试图发布一篇长贴子,送别即将离去的2009年。此时此刻我发布Blog的方式,胜过万语千言,道出了独立Blogger在这一年的真实处境。如果说这些Blogger如同茫茫比特海上的点点渔火,一度赏心悦目,那么现在,它们分明在一盏盏第次熄灭,陷入黑暗之中。

还能期待我对这一年说些什么呢?我有,且只有两根中指。只是这一年将尽,这一年里我曾经努力过,曾经付出过,做到了许多我入职前十一年不曾做到过的事情。那么,我又怎么忍心用愤懑和怨毒涂抹这一年的底色?不对的,所有的努力都应该被称许,所有的付出都值得去荣耀。哪怕当年一同驶向比特海的无数舰船遭遇风暴袭击,彼此失散,在这一年的这一刻,也应该高高兴兴把甲板擦亮,把旗帜高悬,然后拉响礼炮,鼓号齐鸣,好通知海面上残存的人们---嘿!我还在这儿!新年快乐!

我的高中老师曾经教导过我,哪怕是做贼,也要做个出色的山贼。如今在比特海上做海盗,垂头丧气是一天,欢欢喜喜也是一天。所以,我宁可做个快乐的海盗船长,继续高声叫嚷,指手画脚,热热闹闹过这个新年。我有充足的个人理由在这里使用低沉的调子,愤怒的语气,绝望的呼喊,我不。在这种时候,更需要的是持续不断地传递处乐观积极的讯号,哪怕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听到回音,也要这么做下去。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也是唯一可以驱动我继续下去的原因。只有老屁,才会把这种美好的时刻变成伤感的数疤时分。而一个出色的海盗不惮于亮出自己的旗号,哪怕上面千疮百孔,也依然扬帆破浪前行。我还在,这比什么都重要。

2009年,我在北京完完整整地呆了一年。不单是肉身,也包括精神。不再怀着过客的心态,更没有旅客的心情,而是像一枚伞兵,空降在这座大城。落地之后迅速展开,努力求活,寻找开战需要的武器和掩体。北京是一片真正的丛林,残酷无情,在这里生活需要极大的勇气。不要被这里的天才所恐吓,也不要被这里的房价所震慑,而是要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埋伏下来,耐心等待出击的时刻。迄今为止,一切情况良好,我认为自己能在这里存活下来,而且不会活得太差。2008年离开国企的时候,最担忧的问题是自己怎么活?从高原的小湖泊游到大海里,是否依然能够生猛灵动?17个月过去,晨勃如同潮汐一般准时汹涌而来,澎湃无匹,整座城顶在我的被面上,在晨光中熠熠生辉。

不抱怨这里的食物,不抱怨这里的气候,不抱怨这里的人和事。学着用舌尖分辨涮羊肉的滋味,调出自己最喜欢的麻酱口味。学着在冰雪上稳稳当当行走,欣赏春天百花开秋天树叶黄。学着把这城看做是古老的戏台,看你方唱罢我登场,听不尽锣鼓锵锵。于是惊奇地发现,自己的普通话越说越差,乡音的味道却越来越浓。因为我不再在意这件事情了,我不在意我的口音,也不在意自己的穿着,更不在意自己的想法是否和这里合辙押韵。因为我是我,所以我会在这里。大家只在意你是谁,而不在意你像谁。事实上,我根本没工夫去随时检查自己是否发音正确,也没有工夫去考虑怎么活下去。知道么?在这种丛林里,你只需要做两件事:1、确信自己还活着,还有战斗力。2、瞄准,击发,装弹,再瞄准,击发,装弹。别去想能否活下去之类的问题,它只会降低射速,而保持射速是你存活的唯一原因。

在深海里游泳,有一点和游泳池里的情形不同。在游泳池里被小呛一口水,你可以破口大骂,你可以叉着腰站在水里痛骂,怪罪这个,迁怒那个。但在深海里,你没办法破口大骂,因为下海的决定是你自己选的。所以,你甚至不能浪费一丁点能量在嘴肌上。如果呛水了,那就游得更努力一些,自己想办法去解决。你得逼迫自己学习研究,确信一定要找到解决之道,自己把这事给办了。办了,你能游得更快更远。没办,那么随时准备在下一个大浪到来时没顶。我觉得这样的心态很健康,当你不能抱怨的时候,你也就教会了自己怎么游泳。而且,在不知不觉中,你游过了自己的极限,明白自己原来可以来到那么深那么远的水域。

网络上的事情不再占据生活的全部。不过,我觉得自己做得还算不错。在Twitter兴起之后,起先我在饭否玩,然后迁移到了Twitter,偶尔也会测试一下新浪微博。作为一个话痨,我在这三个地方都被接纳下来,人们看起来愿意听我唠唠叨叨,并不会因此而感觉到太过厌烦。在我自己的Blog里,把【树洞】栏目给一直办了下来。当初有好几个人留言警告我,说他们来访问我的Blog不是为了看这些莫名其妙的絮絮叨叨。如果我继续这么做下去,他们就会退订。还好,我再一次没有听信人言,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今,这种声音已经消失不见,人们喜欢这个栏目,因为他们逐渐从中理解到了我的用意:看世间百态,读冷暖人生。在几十篇【树洞】里,有几十个人得以倾吐他们内心的故事,通过和网络上的陌生人分享,多少得到了几分释然,可以继续轻身上路。而听闻他们故事的人,在别人身上看到了种种不同的人生,或许,他们因此会对世界有了不同的理解,能对自己更加宽容一点。上Twitter是迎接网络的变化,设置【树洞】是自己主动寻求变化。现在看来,结果都还不错。变化总比不变好,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不可知。

明年会怎样?我会在哪里?我一丁点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所知道的是,我还将继续更新我的Blog,在Twitter上继续发推和锐推,尝试更多的网络新产品,甚至是打造一个玩玩。同时,我还将在这个世界上跑来跑去。2009年我去了法国,2010年会是美国?也许是我一直心仪的非洲?我去了电视台做节目,认识了一大群有趣的电视人,给他们的节目出了不少乱七八糟的点子,弄得人仰马翻,鸡飞狗跳。明年有没有可能去电影里也玩一下?或者,简简单单出一本书,写一篇根本没有任何对话的小说?一切都有可能。

然而此时此刻,在这漆黑的比特海上,我只想高歌一曲。听我沙哑的歌声在水面上四下散播,于是你知道我们不曾分散,仍然在一起。

Long Long Road

鲜花总会长出来,不在墙这边相见,就在墙外面思念。请使用E-mail订阅《槽边往事》:

相关 [航海日志 ] 推荐:

图书馆管理员的报复

- duyao678 - 槽边往事---《比特海日志》
很多年前,我曾经在南京大学图书馆里勤工俭学. 那个图书馆在北院,进了学校大门的右手边,一栋其貌不扬的灰色小楼. 但是,它以傲人的藏书量位列全国高校前三甲. 我当时在第六号书库服务,负责把还回的书籍放置到它们原来的位置上. 夏天南京的温度逼近摄氏40度,空气极为潮湿,遇见冰冷的一楼墙壁就冷凝成水,顺着墙面流淌下来.

北京大雨

- lhb - 槽边往事
前年北京一冬天下了十四场雪,去冬一场未下,就觉得今年夏天必有妖异. 今天上午气象局就放出了蓝色警报,说是会有暴雨. 下午四点多果然恶风横起,天色昏沉,满街车子开了大灯像在夜里. 掐指计算闪电和雷声之差,算出远远近近都是雷暴云团. 出门打望,只见乌云垂地,绕城一周,竟然把个北京城团团围住. 风声才收,天色又暗了一暗,豆大雨点劈头盖脸砸将下来,在玻璃窗上粉身碎骨,蜿蜒流下.

Google Plus新政

- iVane - 槽边往事
本周早些时候,我的Google Plus帐号被停权了. 页面提示上写着:Your account was suspended.理由是我违反了Google Plus的《社区准则》(相关链接),却又没有明确指出我违反了哪一条. 于是,我只好向提交了申诉表单(相关链接). 这一次,Google Plus明确指出,问题出在我的ID“和菜头”,这一ID的命名法违背了《社区准则》的第八条:.

一碗猪肝醡

- armgod - 《槽边往事》---比特海日志
云南有一类菜都叫做醡(zha),茄子醡、罗卜醡、鱼醡、猪肝醡. 对于素菜来说,醡的意思是把蔬菜晾晒到半蔫,然后用米粉搅拌,放在陶罐中腌制发酵. 吃的时候酸香可口,很适合下饭,所以茄子醡是家常菜. 肉类也是用类似的方法封存在陶罐中腌制,其中猪肝醡是大理鹤庆独有的风味. 鹤庆是小地方,位于大理州的极北部,和丽江接壤.

本.拉登列传

- manabomb - 槽边往事
拉登本名奥萨马,拉登为族姓,其父阿瓦德. 阿瓦德徙大食,凡营造宫室楼宇,尽极巧妙,莫不称帝意,甚厚之. 大食国富,未几阿瓦德积百亿金,与皇族过从甚密. 阿瓦德有子五十二人,拉登行十七. 诞时异香扑鼻,大星掩月,有伊玛目曰:此子非常人也,命数凶险异常. 拉登少时为游侠儿,好纵马田猎,喜技击,心慕李小龙.

中医是科学吗?中医和西医的区别是什么?

- 卡飞菲 - 《槽边往事》---比特海日志
在知乎网,有人提了这样一个老问题:. 中医是科学的吗这个问题是不是一个伪命题. 中医和西医的区别是不是与信仰和科学的区别相同. 世界睡眠日刚过,起床庆贺,在线敲几个字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中医是不是科学,这已经是网络上的月经贴了. 事实上,它的历史算起来可能足够几个绝经期. 如今,更为诡异的情况出现了:大家在电脑上输入逐渐提笔都想不起来怎么写的汉字来讨论这个问题.

卡机分离被罚记

- 小宇 - 槽边往事
说起来惭愧,今年春节遇了贼,丢了钱包和iPhone4. 这事蹊跷得厉害,在车上我还打了个电话. 下车走到饭馆,也就50米的事情,结果伸手掏兜的时候,发现钱包和iPhone4都不见了,只有羽绒服的口袋拉链大开着. 我的钱包里放了2000块现金,以及各种卡片;iPhone4有个Mophie的电池套. 两样东西加起来足够10公分厚,冬天路上少人,在那么短的时间那么近的距离里被人掏走,虽然折损了些钱财,我对小偷的专业技能还是很仰慕的.

中医是科学吗?中医和西医的区别是什么?

- catherine - 槽边往事
在知乎网,有人提了这样一个老问题:. 中医是科学的吗这个问题是不是一个伪命题. 中医和西医的区别是不是与信仰和科学的区别相同. 世界睡眠日刚过,起床庆贺,在线敲几个字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中医是不是科学,这已经是网络上的月经贴了. 事实上,它的历史算起来可能足够几个绝经期. 如今,更为诡异的情况出现了:大家在电脑上输入逐渐提笔都想不起来怎么写的汉字来讨论这个问题.

2009年总结

- 火丁 - 槽边往事
午夜刚过,正式进入2009年的最后一天. 我坐在电脑前,使用代理越洋访问自己的Blog,在极为缓慢的网速下试图发布一篇长贴子,送别即将离去的2009年. 此时此刻我发布Blog的方式,胜过万语千言,道出了独立Blogger在这一年的真实处境. 如果说这些Blogger如同茫茫比特海上的点点渔火,一度赏心悦目,那么现在,它们分明在一盏盏第次熄灭,陷入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