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类承受极限——蛋疼?分娩痛?

标签: 健康 医学 dol 分娩痛 原创 | 发表时间:2011-10-28 08:24 | 作者:BOBO 瑠音北樟
出处:http://songshuhui.net

微博上流传这么一个说法:“一个人类可以承受45del(单位)的痛楚。但是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大概就是碎了20根骨头的样子。But,如果一个男人被T到蛋了,那种痛楚是9000del,换算过来就是同时分娩160个孩子或者断了3200根骨头。所以,女生们你确定你懂蛋疼吗?”

这条内容是真的吗?蛋疼和分娩痛真的如此难以承受,乃至双双突破人类极限吗?

考据:并无确凿的医学证据

若在网络搜索这条微博内容,对分娩痛描述的出现时间为9月20日前后,此前并未见有类似的网络描述。不过,若是将该内容转换为英文再进行搜索,就会发现有意思的事情了。两年前的yahoo问答就出现过类似的描述[1] ,仔细阅读会发现,中文的这条“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就是这条英文问答的翻译体。

这条关于“母亲分娩疼痛是57,人体所能承受的疼痛是45”的说法,到底是由何而来的呢?很遗憾,搜索网络、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的PubMed,都没有找到这方面的文献。至于蛋疼那个骇人的9000数字更是无据可查。换句话说,人体所能承受的疼痛限度与分娩疼痛的数值,很可能是一次网络上的以讹传讹,并无确凿的医学证据或研究做支持。

其实,若较真这条微博,你就会发现尴尬的搞笑点——如果人体最多只能承受45单位疼痛,但女人分娩时疼痛达到57单位,而男人蛋疼居然能达到9000单位,那说明无论男女,都已经不是人类了嘛。

疼痛的度量和单位

那么,疼痛是否有单位呢?答案是有的。微博里的“del”其实是指dol,它是疼痛的拉丁文单词dolor的缩写。在上世纪40年代后期,美国康奈尔大学的三位研究者James D. Hardy、 Herbert G. Wolff和 Helen Goodell根据此前他人的研究成果,建立了这一疼痛度量标准[2] 。 最初,他们将其称为"Hardy-Wolff-Goodell" 等级,一共分为十级,他们创造了一个单位,也就是dol来描述这十个等级。

那么,1 dol的疼痛到底是什么呢?他们定义为最小可觉差(just noticeable difference),也就是对这一最小差异量的感觉能力。饶若细究1 dol疼痛到底是多少,那就需要一种测量疼痛的工具,也就是测痛仪(Dolorimeter)。最开始,康奈尔大学的研究者是用棱镜将光聚焦于人体皮肤上,随着人体温度的升高,看人体的忍受限度来进行疼痛定义,这些光可是来自一盏1000瓦的电灯泡。

遗憾的是,dol这一描述疼痛的单位,从来都没有被广泛应用,它像昙花一现般存在于学术研究里。由于三人的试验结果不能被重复,他们的疼痛测量方法与工具被学界否定,也被禁止应用。想想也是,疼痛似乎一种极为复杂的主观感受,运用疼痛测量仪划分dol等级,既不容易掌握,临床上一点都不实用。因此,dol也位列5大最怪异的科学度量单位[3]

疼痛是伤害性刺激作用于机体所引起的一种不愉快的主观体验,伴有感觉、知觉与情绪反应。人们对疼痛的体验与感受是因人而异的,对疼痛的敏感程度是不一样的,因此目前测量疼痛的金标准,依然是病人对所经历疼痛的表达。可是,如何准确度量只有自己知道的疼痛程度呢?目前临床上最常用的测量方法是视觉模拟评分法(VAS法),这个方法依然是依托于人们对疼痛的主观体验,并非绝对客观的测量方法。

在我的另一篇关于疼痛知识的文章 《怎样测量疼痛?》 中,对于VAS法是这样介绍的:

VAS方法的主要道具“痛尺”其实是一把长约10厘米的游动标尺。尺的一面标有10个刻度,两端分别为0分端和10分端。而0分表示没有疼痛,10分代则表难以忍受的最剧烈的疼痛,从0到10依次表示疼痛的程度在不断增加,愈来愈难以忍受。在测量疼痛时,向病人说明这把尺的含义,然后将有刻度的一面背向病人,让病人在直尺上标出能代表自己疼痛程度的相应位置,医生再根据病人标出的位置为其评出分数。

如果分数在3分以下,那么恭喜你,你虽然感觉到疼痛但并太严重,不太会影响你的睡眠;但如果你的分数在7分以上,oh~my god!你很不幸,你现在肯定疼痛难忍,极需要医生给你用一些镇痛药物来帮助你度过痛关了。

VAS法现今已成为疼痛测量的最常用方法。当然,VAS方法现多用于外科手术的患者,评价他们手术后切口的疼痛程度。如果你曾做过手术,相信你对此并不陌生。不过,它让疼痛者说出自己所认为的疼痛程度,并非完全的客观指标评价。此外,对于小朋友,为了让他们说出痛的程度,图画式的方法则更简单直接,一个笑脸意味着不是很痛,一个哭脸则代表着痛的厉害。

分娩、蛋疼,到底有多疼?

孕妇生产时到底有多疼呢?这依然是个因人而异的问题。一般说来,在孕妇生产过程中,最开始是轻度的宫缩不适,犹如经期子宫痉挛一般,在随后的第一产程直至生产完毕时,疼痛的强度逐渐增强。就整体而言,初产妇分娩时疼痛程度显著高于再产妇。也有不少孕妇反映,就她们所经历的疼痛烈度而言,胆结石等所引起的胆绞痛比分娩痛要厉害许多。当然,作为一名男性来纵谈女性的分娩痛,总有些凭空抓瞎的感觉。每个人对疼痛的敏感程度、承受能力、描述用语都是不尽相同的,这里也只能从医学上来谈来描述。

分娩痛总是来时缓慢,逐渐增强,直至痛到顶点,最后又缓慢的褪去。有人曾诗意的形容它就像是海浪向岸边涌来,最开始平缓不急不徐,浪头逐渐增强,越来越大,直至称为冲击海岸的冲天浪涛,随后潮水慢慢褪去……目前,随着国内各地不少医院逐渐开展的分娩镇痛项目[4] ,分娩痛这一让女性“闻风丧胆”痛不欲生的体验,逐渐得以缓解。

至于蛋疼,李清晨在《“蛋疼”的真相》里已经有了详细的描述。外伤只是引起蛋疼的原因之一,即使经过详细诊疗,还有25%的蛋疼完全找不到原因,甚至有人确实因为长期蛋疼下定决心切掉了自己的疼痛部位…… 不过,大部分男性所经历的蛋疼并没有到非上镇痛药不可的地步,更不必说“超越人类疼痛的极限”了。

[洋葱电影 “Cockpuncher预告片”]

总而言之,人们对疼痛的体验与感受是因人而异的,对疼痛的敏感程度不一样,因此对疼痛的测量依托于人们对疼痛的主观体验,并非绝对客观的测量方法。“人体最多只能承受45del的疼痛,但在分娩时的痛却高达57del,男性蛋疼可达9000del”的说法没有医学证据,是网络上的以讹传讹。

参考资料:

[1] Did you know how much pain a mother has when giving bearth?
[2] STUDIES ON PAIN: AN INVESTIGATION OF SOME QUANTITATIVE ASPECTS OF THE DOL SCALE OF PAIN INTENSITY
[3] 5 weird scientific scales
[4] 分娩镇痛:医学技术带来的人文关怀

本文原发于果壳网 谣言粉碎机主题站 《分娩痛,突破人类疼痛极限吗?》

相关 [突破 人类 极限] 推荐:

分娩痛,突破人类疼痛极限吗?

- leafduo -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人体最多只能承受45(单位)的疼痛. 但在分娩时,一个女人承受的痛却高达57(单位). 这种痛相当于20根骨头同时骨折. 真相: 这是近日在网络热传的一则关于女性分娩疼痛的微博内容. 首先,若在网络搜索这条微博内容,其出现时间为9月20日前后,此前并未见有类似的网络描述. 不过,若是将该内容转换为英文再进行搜索,就会发现有意思的事情了.

突破人类承受极限——蛋疼?分娩痛?

- 瑠音北樟 - 科学松鼠会
微博上流传这么一个说法:“一个人类可以承受45del(单位)的痛楚. 但是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大概就是碎了20根骨头的样子. But,如果一个男人被T到蛋了,那种痛楚是9000del,换算过来就是同时分娩160个孩子或者断了3200根骨头. 蛋疼和分娩痛真的如此难以承受,乃至双双突破人类极限吗.

松鼠会辟谣:突破人类承受极限――蛋疼?分娩痛?

- Typhoon - cnBeta.COM
微博上流传这么一个说法:“一个人类可以承受45del(单位)的痛楚. 但是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大概就是碎了20根骨头的样子. But,如果一个男人被T到蛋了,那种痛楚是9000del,换算过来就是同时分娩160个孩子或者断了3200根骨头. 蛋疼和分娩痛真的如此难以承受,乃至双双突破人类极限吗.

现有网络物理极限或可突破

- firedragoon - cnBeta.COM
一个人从太空飞船里走进一个特殊装置,随后他突然就降落到了地面上――这一出现于上世纪60年代美国科幻电影《星际旅行》中的情景,依赖眼下的普通 网络,也许一万年都无法实现,但借助于量子网络,这一图景却在理论上具备了可能. 记者从7月4日在清华大学举行的“量子信息科学前沿”暑期研讨班开幕式上 了解到,由图灵奖迄今惟一华裔获得者、清华大学教授姚期智领衔的重大科学问题导向项目,预计将在5年内初步建立全世界第一个“全量子网络”雏形.

《环球科学》:人类智力已至极限

- charles - cnBeta.COM
人类的智力可能已经接近极限,无法进化到更高层次了――多种证据表明,通往更高智力层次的进化途径都已被物理定律堵死. 科学家能否找到突破极限的办法.

科学家研究发现人类大脑进化已达到极限

- Ray - cnBeta.COM
英国分子生物学家以及作为1953年确定DNA结构专家之一的弗朗西斯-克里克曾经在其著作中说过:“如果我们想要正确地确定我们(人类)在这个广阔而复杂宇宙中的位置,就必须精确地了解我们的大脑. ”克里克的建议在最近几年得到重视. 对古人类头骨化石的研究揭示了人类大脑的发展、尤其是在80万到20万年前这段时间的变化过程:为了适应新的环境和频繁的气候变化,人脑实现了令人震惊的生长.

愚蠢的人类啊!在AI的极限微操下颤抖吧![v]

- YiLeuang - 煎蛋
这两个视频是由名叫“Automaton 2000”的微操bot演示的微操极限. 第一个视频: 20机枪兵,对战40自爆虫. 机枪兵们啃兴奋剂且战且退,将游击战发挥到极致,无一死亡全歼自爆虫;. 第二个视频: 100小狗,对战20辆架了炮的坦克. 如果一堆狗冲过去的话只能干爆两辆坦克,该怎样微操呢. Read the rest of 愚蠢的人类啊.

谷奥: Google 内部头脑风暴出来的广告赚钱计划,挑战人类隐私极限

- rudan - 谷奥聚合——谷奥主站+谷安 aggregator
华尔街日报拿到了一份号称是Google内部备忘录的文件,该文件描述了公司未来的赚钱渠道展望,其中主要描绘的赚钱渠道主要集中在用户隐私数据交换和广告方面,其中一些想法几乎在挑战人类隐私极限,比如:. Get Paid:用户可以选择加入这个Get Paid项目,通过分享他们所有用户数据来得到ISP宽带服务商的优惠价格或是某种形式的返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