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科技大学向学生颁发文凭

标签: 南方 科技大学 学生 | 发表时间:2014-07-11 10:24 | 作者:
出处:http://news.cnblogs.com/

南方科技大学向两位本科毕业生 授予了学士学位。这是近半个世纪以来,首次有中国高校 自颁毕业证书和文凭。此前中国高校的所有毕业证书和文凭均由教育部统一授权颁发。其中一名毕业生已经被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和布里斯托大学录取,将于今年 9 月份选择前往其中一所学校继续深造。

而另一名计划于 10 月前往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即将离任的南方科技大学首任校长朱清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希望中国的高校以后都逐步走向自授文凭的路子,因为只有自授的文凭才跟学生的真实能力挂钩。而且,高校才能够竞争,没有行政保护。如果你办得不好,学生没有真本事,你的文凭社会不接受,学校就有危机,就要垮。如果你搞得好,文凭含金量高,社会就接受。这是世界上所有一流大学通常的做法。”

本文链接

相关 [南方 科技大学 学生] 推荐:

南方科技大学向学生颁发文凭

- - 博客园_新闻
南方科技大学向两位本科毕业生 授予了学士学位. 这是近半个世纪以来,首次有中国高校 自颁毕业证书和文凭. 此前中国高校的所有毕业证书和文凭均由教育部统一授权颁发. 其中一名毕业生已经被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和布里斯托大学录取,将于今年 9 月份选择前往其中一所学校继续深造. 而另一名计划于 10 月前往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云的南方

- anant - 清影像
  昨天在先锋光芒,还观看了《云的南方》.   这部电影是近十年来最好的国产片之一,我一直这样认为.   讲述的是父亲那一代的困境,但其实也是每一代人的困境.   故事的走向很有趣,转折与对应,期待与落空,现实主义在最后变成了隐喻.   镜头语言的体系非常完整,直到最后一幕的定格特写,完成一幅画像.

性:学生指南

- - 译言-生活点滴
大学提供了一个自由的世界,但在酒精和同伴的压力下,你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不适的处境. 大学里面可以接受跟多少人发生性行为. 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因此不要轻易去玩数字游戏. 做自己,你的性行为要与自身步伐相协调. 对部分人来说,这个可接受的数量几乎为零,然而对于其他人来说可以是很多. 在任何场合下,一旦涉及到性,那么用以衡量它的就是质量,而非数量.

在南方周末写特稿(四)

- skymovie - 牛博国际
我们曾有一个特稿团队,就是当年的“专题部”,成员有杨瑞春、南香红、张恩超、张捷、关军、师欣、沈颖,等等. 后来专题部并入了新闻部,这个小团队的存在边界就比较模糊. 再后来,这些人也都散了,只有沈颖还在南方周末. 我们都相信更年轻的同事会做得更好. 我更喜欢女同事,跟她们一起工作总是更有干劲儿,倒不是因为性吸引力,而是因为她们赞美我的时候更由衷.

南方人物周刊:同妻

- fufa - FeedzShare
来自: Oh My Media.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3日,  已有 2 人推荐.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本刊记者 邢人俨 发自天津、广州. 同妻指的是同性恋者的妻子,这个群体数量惊人,却一直都是无声的在场者、是受侮辱受损害的弱势群体.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并开始行动起来,找回自己的幸福.

“一人一个女学生!”

- 敏 - 老绥远韩氏的BLOG
1、《东方红》这首歌听了几十年,没有人不会哼的,唱起来让人浑身燥热,热血澎湃. 当年毛氏走上神坛,此歌功不可没. 据考证,这首歌源自陕北民歌《芝麻油》,表达了朴实纯真的男女之爱,具有浓厚的民间特色,曲调优美. 后来改成《白马调》,加入了抗日题材,其中还有句“待到打下榆林城,一人一个女学生”,刻画出当年一些民众参军打日本的心态.

南方都市报:网络正在改写我们的思维?

- 番茄汁 - 伯乐在线 -博客
  网瘾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关于互联网对人类影响的最新课题是———网络在怎样修改我们的思维方式. 《哈佛商业评论》前执行主编尼古拉斯·卡尔在他的畅销书《浅薄》里提出,“互联网正在把我们变成高速数据处理机一样的机器人,失去了以前的大脑”,这在美国引发了一场互联网如何改变人类思维的广泛探讨,109位哲学家、神经生物学家和其他领域的学者热议其中.

南方周末:理科生也有春天

- JSEU - 牛博山寨 编辑推荐
其实Matrix67加入松鼠会主要是为了跟小明老师学python~XD.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潘晓凌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雷磊 实习生 陈铁梅. 他们是爱科学的80后,高智商的技术宅,死理性,还特文艺. 他们提倡从今天起,做个理性的人,读书,思考,挑战上帝. 熬到大三,顾森终于扛不住了,他决定休学一年——从北京大学中文系.

南方周末:微博官方辟谣的界限在哪里?

- bin - cnBeta.COM
央视发问,谣言泛滥,微博的伦理底线在哪里. 然而,一个与微博谣言有关的更重要的问题是:微博官方辟谣的界限在哪里. 不少网民在质疑:是否有选择性辟谣的嫌疑. 有人干脆直接批评说:“为何只辟‘民谣’,不辟‘官谣’. 当用户已经在一个网站建立了圈子之后,离开便需要付出很大的成本. “如果你的女友在用新浪微博,你根本没法不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