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包新闻学,恩!失业小记者,哼?

标签: 融合媒体 Assignment Zero crowdsourcing Forbes Jeff Howe | 发表时间:2011-10-14 01:01 | 作者:JollyWorm Peter
出处:http://www.pressmine.com

最近各大高校新闻院系都开始直研面试了,Jolly同学身边要读烟酒僧的童鞋们也都在绞脑汁YY未来研究方向,他们给我的预告都是听起来怪吓人的“媒介融合”。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啦,只是这个概念可以涵盖的东西太广太泛罢了,今天要讲的“众包新闻(CrowdSourcing Jounalism)”也算是其中一个小品种咯。

“众包”这个概念最近总是能听到东西译言的赵嘉敏老师讲,他把这两个网站的协作翻译叫做“众包模式”。即使2006年WiredJeff Howe给“众包Crowdsourcing”冠冕堂皇地下了定义——The act of sourcing tasks traditionally performed by specific individuals to an undefined large group of people or community (crowd) through an open call,我还是认为它只是wiki的一个变种而已。

08年的时候David Cohn纠集一伙人办了一个叫Assignment Zero的网站(现在这个网站已经消失了,只能借Wired曾经留下的东西怀念了),雄心勃勃地要把“众包”彻底地应用到新闻领域。在Assignment Zero上,只要是注册用户都可以自己选择想要参与的选题,跟志同道合的人们组队,成为某个话题报道小组的一员。这个小组会拥有一个自己的页面,队员们在上面可以讨论选题方向,分配任务,跟进进度,最后把文章写出来。听起来很棒是么?不管你是普利策奖获得者还是高中学生,都可以成为记者了!但是管理一群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Crowd,跟管理一群训练有素的记者哪是一样的? 哪怕是写了详达80个问题的Q&A,哪怕设立了各种身份确认的信誉门槛,哪怕跟Wired建立合作拿到了高规格的发布平台,在对公众开放12周后,Assignment Zero依然关门大吉。一直在跟进这件事情的Jeff Howe当时非常惋惜,说这是“A highly satisfying failure”,可是失败终归是不争的事实,在他给AZ写的长长的post-mortem中,有非常到位的分析,大家可以自行移步这里

前浪死在沙滩上,后浪依旧追前浪,众包新闻可没有因为AZ的消失而沉寂。前几个月Monocle介绍了加国的Openfile.ca原文这里)。信息覆盖加拿大七座城市的Openfile.ca自己倒是没有明确讲Crowdsourcing Journalism的概念,但是提出了Community-powered News的slogan,对它的用户表示“You suggest a story, we assign a reporter”。在这里,用户创建一个话题Original Growing File,若编辑团队认为该话题有报道价值,就会派专业记者来撰写Reported File。报道发表后,用户还可以继续撰写评论、补充图片和视频来对报道进行丰富。相比于AZ的原教旨主义众包,这种改良版似乎没有那么大人力资源管理上的风险,至于它之后会怎么样,我们继续看着吧。(举个栗子!很好玩,有用户提交了“加拿大悲剧的邮政系统”的帖子之后,专职编辑记者除了马上写出报道,还在他们的几个记者站之间寄饼干测试邮政系统,记下各地的发出到达时间和饼干的包装情况,结集发吐槽贴!)

也不仅是这些community的小网站,Forbes也在去年年底的时候用“众包新闻”的模式做了类似的专题。在“Names You Need to Know in 2011”中,Forbes用户可以自己提交认为在将来的一年中将会出现的重要人物或事件,提供理由,还可以票选别人的提名。最后形成的文章将根据用户们的投票结果来定。不过控制权依然在编辑们手中,这似乎像是变相的问卷调查了。

媒体人的危机感很多时候是来源于愈发壮大的公民团体参与新闻生产的可能性,“众包新闻”的威胁似乎也一直存在。但乐观地想,就像互联网至今没有在广告模式之外找到更好的商业模式一样,要新闻界抛弃记者,好像还很遥远。

别动队觉得您会喜欢:

Newsweek:为什么倒闭的不是三联生活周刊?

危机来了,让我们见证历史(听Hugo Dixon讲欧债)

彭博《商业周刊》改版:人人都在找Monocle的影子

事实无价:记者到底对谁负责?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记者例外……
无觅

相关 [众包 新闻学 失业] 推荐:

众包新闻学,恩!失业小记者,哼?

- Peter - 新闻别动队 PressMine
最近各大高校新闻院系都开始直研面试了,Jolly同学身边要读烟酒僧的童鞋们也都在绞脑汁YY未来研究方向,他们给我的预告都是听起来怪吓人的“媒介融合”. 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啦,只是这个概念可以涵盖的东西太广太泛罢了,今天要讲的“众包新闻(CrowdSourcing Jounalism)”也算是其中一个小品种咯.

小米手机的非典型众包模式

- tossking -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我从 8 月底拿到了小米手机工程版,持续用过两个月之后换到了零售版. 在观察了一些改动细节之后,今天想跟大家聊聊“众包测试”模式. 众包(CrowdSourcing)的含义是一种分布式的解决方案和生产模式,见于 2006 年 6 月《连线》(wired)的一篇《众包的崛起》:企业利用互联网将工作分配出去、发现创意或解决技术问题.

数学博士的失业率最低

- bubble - Solidot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报告,科学博士的失业率是总人口失业率的四分之一. 2008年获得科学类博士的人数为752,000,平均失业率为1.7%,其中数学和统计学博士的失业率为1%,生物、农业和环境科学博士生1.9%,物理学博士是2.4%,心理学是1.3%,计算机和信息科学是1.1%,社会科学是1.3%,工程学是1.8%.

AI 政策引发失业担忧

- - 最新更新 – Solidot
政府智库——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红杉中国的报告 显示,中国出口制造业省份浙江、江苏和广东的几家公司在这三年内因自动化削减了 30% 至 40% 的劳动力. 北京正在实施雄心勃勃的政策以升级制造技术. 官方媒体对包括人工智能领域在内的政府发展目标的报道都集中在积极因素上. 然而,有关当局悄然对此类政策导致的裁员表示了担忧.

云原生如何使我们失业

- - No Headback
本人现在暂时是无业状态,所以本文不代表任何雇主观点. 到了 2021 这个时间点,大多数公司都决定拥抱云原生,但不少程序员对云原生的理解局限于“原生基于 k8s 的应用”. 公司只要上云(k8s)了,就是拥抱云原生了. 稍微理解多一点的人觉得除了 k8s,我们只要上了 service mesh,就是拥抱云原生了.

英国研究发现失业和自杀有关联

- - Solidot
英国临床与健康统计局根据其对93个英格兰地区收集的数据认为,2008年至2010年之间的846件男性自杀案和155件女性自杀案和经济衰退有强相关性. 研究人员是以之前的趋势作为基础估算,如果趋势不变的话,前述的自杀案就是增加的部分. 他们认为失业男性人数每增加10%,男性自杀率就会明显增加1.4%.

让前端开发者失业的技术,Flutter Web初体验

- - SegmentFault 最新的文章
Flutter是一种新型的“客户端”技术. 它的最终目标是替代包含几乎所有平台的开发:iOS,Android,Web,桌面;做到了一次编写,多处运行. 掌握Flutter web可能是Web前端开发者翻盘的唯一机会. 在前些日子举办的Google IO 2019 年度开发者大会上,Flutter web作为一个很亮眼的技术受到了开发者的追捧.

Quirky:众包+游戏化模式的产品开发社交网络(宣布获得1600万美元的融资)

- Gabriel - 36氪
Quirky是一个社交网络,但既不是娱乐的也不是职业的,而是专门为产品开发打造的一个社交网络. 其近日宣布获得了由Norwest Venture Partners和RRE Ventures等投资的1600万美元的巨额融资. 该平台的主要业务是以众包和游戏化的模式促进产品的开发. Quirky社区用户可以积极参与到包括产品构思,设计,命名,生产,营销和销售的每一个具体环节中去.

[游戏圈] [转载]我失业了!亲历创业失败全过程

- Vince - 水木社区 今日十大热门话题
发信人: OGC (水木越来越让我伤感), 信区: GameIndustry.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r 26 19:51:27 2011), 站内. 我记得当天,当全国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在抢盐热潮中,绝大部分有知识的网民. 们在围脖上咆哮的时候,我所在的研发团队解散了. 辛苦做了两年的游戏项目说断就断了.

实时众包地图绘制应用Waze获得李嘉诚等3000万美元的投资,开始着手打开中国市场

- 和谐牌河蟹 - 36氪
Waze将开启一个全新的地图模式,装上该应用后,每个司机都是交通地图绘制者并且都可以报告交通问题. 近日其宣布获得李嘉诚,KPCB等总额为3000万美元的投资,着手准备进入中国市场. 为什么Waze值得引起我们大家的关注,简单来说通过跟踪每位司机的手机GPS,它能够实时的绘制出一副交通地图,让我们知道各个地段的路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