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聲鶴唳的恐抄襲年代,設計師要如何自處?

标签: MyDesy頭條 觀點思考 設計糾察隊 台北世界設計大會 抄襲 | 发表时间:2011-10-28 06:00 | 作者:Mega 砲 Jeshuang
分享到:
出处:http://www.mydesy.com

昨天,又一則讓人感到無奈的新聞出現,其報導主要的內容是今年的台北世界設計大展的Logo被指與澳洲某樂團的唱片封面「過度相似」。設計公司本身已在網路上進行澄清,但也引起了一番討論。雖然這則新聞雖然沒有登上各大報章雜誌的頭條,但又讓人不禁感到些許的無奈。


(image from Flickr by simonwuyts)

自今年中發生的新一代設計展抄襲事件之後,大家對於設計是否出自於原創,設計出來的成品是否吾與其他設計作品雷同或類似變得更加敏感。這固然對整體設計環境是正向的提升,提醒著每一位設計師在進行創作的時候需要更加謹慎自己的作品。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又似乎目前對於抄襲恐懼的潛在心理,已經逐漸在打擊著所有的「設計師」。(註:這裡指的設計師是真正用心做設計的設計工作者,而非泛指所有職位或頭銜為設計師之人)此話怎講?

讓我們回到這一則讓人感到無奈的新聞,新聞的內容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請連到—>這裡可以自行閱讀。文中指出這個澳洲樂團的樂迷在看到了設計大會的Logo後,發現與該樂團去年七月的唱片封面雷同(唱片兩根羽毛筆交叉,大會為竹葉與羽毛筆交叉),便向自由時報(你敢爆,我敢報)投訴,而後向主辦單位詢問後並將其作為一篇報導。

隨後在網路上就引起了一小波的討論,當時參與整個設計概念會議的多位設計師也都出來將當時概念討論出來的實況還原。如果是仔細一點的人便能夠發現,這與新一代設計展的抄襲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從時間先後順序來看,大會的Logo定案的時間比唱片發行的時間還早,光從這一點便不構成抄襲,如果硬要講應該是後者抄襲前者,但這不在討論的範圍內。

若從設計概念來看,雖然雙方的創作在「外型」上皆是以「交叉」作為發展的基礎,但本次大會的Logo主要是要呈現東西方文化(以竹葉和羽毛筆代表),這應該就比較容易讓人產生混淆,可能會有人說:「搞不好就是在看到人家用兩枝羽毛筆後覺得不錯,就想說把他換成竹葉。」。

我們先回顧一下,剛剛說從時間點來看,這種情形就已經不會發生了。而羽毛筆本來就是西方文化演進中相當重要的一部份,就像東方一定會讓人聯想到毛筆一樣,我們總不能說以後只要有西方人用毛筆來設計就說他們抄襲吧。但在華人地區,竹子對我們而言是相當重要的文化以及產業代表,不僅代表我們的風骨,也被用來製作成許多用品,被選用來代表東方文化相當恰當。這樣的設計概念,與樂團封面的概念完全不同,從這角度亦不構成抄襲。

除了討論雙方的差異之外,Mega 砲想要提出的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現在「恐抄襲」似乎已經在無形之中植入了整個社會的潛意識之中。我們的社會文化已經不知不覺地形成了一種「爆料」的性格,而媒體也喜歡這種有爭議的議題才會有「你敢爆,我敢報」的這種專欄,然而在媒體收到了所謂的爆料訊息之後,在報導之前是不是能夠做足功課,確認這則報導的真實性、合理性,以及對社會的影響,以免形成了捕風捉影,空穴來風,也避免媒體被民眾牽著走,失去了專業度。

而面對這樣的「風聲鶴唳的恐抄襲年代」,感覺有一點當時「顏色恐怖時期」的味道。只要有人說你抄襲,你就得要出來澄清一下,不澄清好像又變得你作賊心虛一樣。如果你解釋清楚,那就一切雲淡風清,指控者也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如果剛好設計師又不善言詞,反而又被有心人士搞得灰頭土臉,這不禁讓筆者想起小時候班上的風紀股長,老師給風紀股長權限然後風紀股長就可以到處打小報告的感覺。

而現在,網路如此發達,似乎每個人都當起了風紀股長,看到不乖的小朋友就要來打個小報告,然後有些跟風紀股長比較要好的人或媒體再來敲個邊鼓,看起來就會好像被打小報告的人真的很不乖(其實也沒那麼嚴重,通常媒體就喜歡用比較嚴重的詞來形容,如引爆爭議、議論紛紛,結果只有小貓兩三隻)。我們只能希望這些風紀股長們能夠培養更好的素養,要不然也很會很辛苦。

那麼,設計師該如何是好呢?似乎變得每次作設計之前都還得要上網去看一下這個點子有沒有人做過,看來這又有點矯枉過正。而且如果當這個一旦變成常態,一定會對於我們的創作能量大打折扣,一個是我們的創意在全球的市場下會失去主動性以及活力,更嚴重的是,我們將會失去我們設計的自信心。試想,每次作設計都要去看一下國外有沒有人做過,那不是很遜咖。因此,建議設計師在每次發展自己的設計作品的時候,要把自己的發想過程「完整」地保存下來,並且相當清楚自己的設計理念,以備不時之需。而另外那些公司規模較大的設計公司,如果組織規模已經大到設計總監無法親自過目每一個設計作品,那麼你就得要從根本的「文化」著手,建立公司對於「原創」的堅持,以及設計流程保存的概念。

剩下的,就真的只能期待我們那些風紀股長們快快長大了….

 

Mega 砲

出處 彭喜埶 【證詞】2010年八月在「2011 臺北世界設計大會視覺發展委員會」的原始提案有兩款

您可能需要這些靈感:

的確,設計不是美化,那難道只能用iOS來檢驗嗎?

世界「不」是平的 Ⅱ : 設計,有錢人的玩意 ?

設計崛起,台北世界設計大展 松菸篇

義大利麵 + 平面設計師 = 義大利麵幾何學

史上最好玩的新一代設計師串連活動 – 令爸係設計師
无觅

相关 [年代] 推荐:

从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

- junyu - 独 思
我姨读高中的时候,班里有个男生,家里特别穷,穿得特别邋遢,但学习特别好. 我姨后来说起这个人,印象主要是四点:第一,那人几乎不梳头,好像梅超风;第二,那人穿的是一双只剩前半截的拖鞋;第三,那人常常中午去菜场趁乱摸一把小白菜回去放一点点油用水煮了吃;第四,那人的记忆力非常好. 有一次老师突然抽查背课文,那男生被抽到了,他说:“我还没有背过.

八十年代及其他

- 活土匪 - 声色犬马
原本打算把天津房子卖掉,于是,就把所有书碟都折腾到了北京的一个仓库,加在一起有十几吨. 房子几乎就要出手,阴错阳差没卖成,就不想卖了. 父亲临死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留下的各种报纸、杂志、书籍,“那些书报,你可别给我当垃圾卖了啊. ”他老这么说,我安慰他:“怎么可能. 从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到八十年代的《世界经济导报》、《新观察》、《深圳青年报》……大部分都一期不少,每月装订成一册存放——我的童年记忆,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每到休息日,父亲一大早就拿出锥子、尼龙线、牛皮纸,开始装订报纸,而我则负责给他复查期数及顺序.

80年代小人书封面

- kingpoe - 乐淘吧
怀旧一下下,小时候太懒了,不喜欢看书了.

九句良言胜敲十年代码

- - ITeye博客
此刻,夜深人静,时间已超过凌晨零点,散仙还在读 张龙老师的一篇博客,特别是读到如下的一段话,感触颇深,内心思绪良久,觉得此段话若能在25岁之前领悟,其价值真胜敲过十年代码,下面,散仙会把张龙老师的这段领悟,原样贴在下面,供各位道友,细细品味. 我总是不断强调基础的重要性,因为我是有切身体会的. struts出来了,webwork出来,tapestry出来了,jsf出来了,struts2也出来了,等等等等.

再见1980年代<br>镜头中的八十年代中学生

- galaxy - 南方周末-热点新闻
老师不做任何组织工作,这个人也来无影去无踪,你做什么他也不干涉你,就忽而按一下快门,不知道他在拍什么,也不懂有什么好拍的. “不说话,不交流”是任曙林刚进学校时给自己定的一条规矩.

彩色的纽约---上世纪四十年代珍贵图集

- 叽歪陈 - 译言-每日精品译文推荐
译者 flyingheart. 1941年6月6日:三个男人坐在炮台公园的长凳上. Even the city's stateliest sections lacked Paris's charm and symmetry, Sanborn complained; the buildings seemed to be "turn[ing] their backs most impolitely on one another.".

1970年代新华书店的图书分类

- 建军 - 非常日报
@潇湘晨报袁复生:1970年代新华书店的图书分类原来是这样的:1、毛主席著作.

镜头下的80年代中国彩照

- nemo - 摄影之友
本组图片是一位香港摄影师拍摄的80年代的中国. 1980年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开始,那时的北京没多少汽车,人们都以自行车代步. 行人可以步行通过天安门前的长安大街. 宣武门一带的街景,除电车及公家的车外,私人没拥有汽车. 少林寺生活清苦的僧人(1984,嵩山). 改革开放由南方开始实行承包制. 两名农民承包了大队的合作社到墟市办货.

"[神雕侠]30张九十年代最佳电影海报

- vintone - Cao Liu
  仅看这张海报,我们也能了解为什么凯文·史派西会沉沦在与米娜·苏瓦丽的欲望纠缠之中,这张海报充满了性暗示,但却毫不猥亵,只令人觉得美丽.   虽然说是“惊声尖叫”,海报上的人却没有尖叫,只是用手捂住了嘴,露出一脸惊悚的表情. 但这张海报所传达的情绪却比尖叫更有力,简单而震撼.   一只飞蛾停在朱迪·福斯特的嘴上,封住了她想说的说.

叶滢:这一夜,听你们念一首80年代的诗

- yi - mindmeters思维的乐趣
“集合起星星、紫云英和蝈蝈的队伍. 集合起星星、紫云英和蝈蝈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