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成功技术领导的十条经验

标签: 成功 技术 领导 | 发表时间:2015-08-30 23:20 | 作者:bijian1013
出处:http://www.iteye.com

        如果你带领的团队必须完成某个任务,而任务现在面临困境,你愿意:

        a.优先考虑任务

        b.优先考虑人

        c.平衡人和任务

        d.逃避

        e.上述无一可选择

        上面的问题出自一本管理教科书。简单来说,它代表了领导的常见困境:任务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得到确定结果,否则就会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情——当然只有你知道。如果你要求每个人都加班或是多做些完成任务所必需的事情,就是把任务置于人之上。如果你与手下人分担任务,容许他们自行决定如何甚至是否完成任务,就是把人置于任务之上。

        个人的成功不需要面对这种困境。个人的成功只与你有关,所以你必然能够平衡任务和自己的需求,尽管你可能没意识到这一点。于是,你与其他人共事就会遇到严重的冲突,而且这种冲突可能很难解决。

        实际上你也可能习惯这种遭遇了,意识不到其实根本没有冲突。果真这样的话,你也不算孤单。许多人,甚至是一些教科书作者,都觉得在人和任务之间存在冲突。这是激励他人的第二大障碍在困扰着他们。

        人们很容易被这个障碍困扰。在这一章,我会分析一些人和任务的关联方式,现在,先回忆一个我必须在截止日期前独自完成的恼人任务。

 

麻烦的任务

        外出一个月之后,我回到家里,见到一大堆邮件。一封信中塞满了投稿给某份管理学杂志的文章;编辑还附了一封信请我来把关。这些文章尝试回答一个问题,哪种领导方式效率更高,任务优先还是人员优先?尽管我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但这类文章都很枯燥,所以我根本没动笔,就这样一直拖到截止日的早上。

        那天我起得很早,居然吓到了一只在浴室里游荡的老鼠。当然,它也吓到了我。如果有什么事情比看枯燥的论文更让人厌烦,那一定是捉老鼠了。于是我抱来了一只猫Beverly。我把这任务交给它,自己带着那堆论文,回到妻子的书房。

 

面向任务方式的经验

        第一篇论文的作者更喜欢任务优先。我要做的就是阅读这篇论文。但这任务很难优先完成,我总会分神去想那只老鼠和我个人的安全。我发现自己把一个句子读了又读,就是不明白它的意思。这其中就能总结出一点经验,于是我记下来:

经验1:关涉到生存问题时,必须把人放在第一位,别无选择。

        如果人们担心自己的性命,那么,除非去保卫自身的安全,否则他们什么也干不好。

我遇到的问题之一是缺乏对Beverly的信心。它不去看门,却爬上我的膝盖来寻求安抚。Beverly捉不了老鼠,但是老鼠并不知道这个,所以让它来领导老鼠完全没问题。于是我记下了关于激励的第二条经验:

经验2:如果不是高度技术化的工作,领导者就可以通过威慑来领导,而不需要太强的能力。

        如果任务是阻止老鼠进入房间,Beverly算得上老鼠的称职领导,但是如果任务是训练老鼠演杂技,它就不称职了。

        我把Beverly放到地上,方便它完成任务。继续看文章,精力还是没法集中。为了改变这种状态,我开始分析作者的文风,而不是他的内容。等我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就写下了第三条:

经验3:有强大技术背景的人可以把任何任务都转化为技术任务,以此逃避他们不想做的事情。

        要避免发生这种事情,领导就必须足够敏锐,能够知道这些人正在做什么,并加以阻止。

        我逃避看论文的技术手段就是所谓的“晦涩指数(Fox Index)”。它依据句子的平均长度和略长单词的出现频率,衡量文章的难度。通常认为,晦涩指数在12左右是大多数技术文字的极限,而X的这篇文章无疑超过了30。催眠效果甚至好过两片安眠药、一杯热牛奶,再加上深夜重播的电视剧。

        作者也是领导。作者的任务是引领读者学习作品的主题,所以文风可以看作一种特殊的领导风格。我相信,这篇文章写得如此繁冗,它证明X完全忽视了我们这些读者;这就好像领导只关注任务一样。有了晦涩指数做武器,我决定跟作者拜拜,并且写下另一点笔记:

经验4:不关心人的领导没有可以领导的人,除非手下人别无选择。

        解决问题的行家通常会有选择,而且是很多选择,所以他们不会围在不关心手下的领导周围,任其误导。

 

面向人的方式更好吗?

        作者X是个典型,他把任务放在优先位置,而不关心他的读者。第二篇文章是Y写的,这篇文章更容易读懂,晦涩指数低于8。问题在于,这篇文章没什么内容。为了读者考虑,我不会在这里列出Y的文章片断;为我自己考虑,我也只看了两页就打住了。

        Kenneth Boulding[1]曾说过,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把任何事物都分成两类,另一种人不这么做。Y就是第一类人,典型的两分者。这样,他可以在任何主题上写出好几大卷——其实什么也没说。

        这种“劈叉法(bifurcation)[2]”可能有点性变态,可能就是性变态。我认为这是一种思维混乱,让我恶心。我于是写下另一条:

经验5:如果你不能提供什么实质内容,却要假装有内容,那么无论你多么关心别人,都不会吸引住他们。

        那么,哪种方式更糟糕?X还是Y?我觉得Y更糟糕。我读到X那样的文章,只是反感作者,但读到Y那样的文章,会反感整个话题。X只是让我远离当前的工作,而Y会阻碍我将来的参与。对我来说,对作者、老师、教练或任意一种领导来说,这都是极大的罪孽。

 

温伯格的目标

        我写书,或是写文章,或是在研讨班演讲的时候,会用一个简单的测试衡量自己是否成功:

        结束的时候,他们对主题的关心程度是否下降了?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就没做好。否则我就成功了,而且会非常高兴。这就是温伯格的目标,也就是我要完成的任务。你是否觉得这任务太过低调了?回头想想你自己受过的教育:你学过的课程,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有多少能达到温伯格的标准?有十分之一吗?从这个答案中,我获得另一个经验:

经验6:面向任务的领导往往高估了自己的成就。

        这一点对所有领导来说都成立,无论他们是教20个人的班,带4个人的运动队,还是规划100万人的生活。

 

计划与未来

        我写这些笔记的时候,老鼠冲出了浴室,从睡着的Beverly面前溜了过去。我忽然想到Robert Burns,他在两百年前遇到了另一只老鼠。他用犁挖出老鼠窝时说了下面的话,就是我们所知的那首诗——《致老鼠》:

        但是,老鼠啊,

        证明深谋远虑可能只是白费气力的,

        不只是你,老鼠和人所定最周详的计划,都往往出错。

        只剩下哀伤与痛苦,因为曾经期望的欢愉。

        领导往往会高估自己工作对社会的正面影响。他们相信,自己的规划能让世界更美好,因而不必担忧领导力对实际执行者的影响。从我的经验来看,工程师和程序员大都感染了这种乐观态度,信息爆炸就是这么来的。然而,规划其实没那么重要,于是我们“只剩下哀伤与痛苦,因为曾经期望的欢愉。”两百年过去了,老鼠和人都没有什么大变化。

        经典的领导力研究所里的环境很少与技术工作的情境有关,与之关系更多的是军队的环境,这种状态下的士兵是愿意为事业献身的。但对程序员或工程师,甚至是教师来说,这都不太现实。从这里出发,得到的一个自然结论就是:

经验7:我们所做的工作,几乎无一真正重要到必须牺牲执行者的未来。

        如果你做这件事情必须要让手下人做出这种牺牲,可能这件事根本不该做。

不容否认,硬币有两面。把人看得比工作重要,可能会影响项目成功的可能性;但是即便在项目被遗忘之后很久,人们还会聚集起来,从事其他的项目,改变其他人的生活。

        这里要说明的是,你也可能不会影响成功的可能性。在常规条件下——譬如生产流水线,人们已经进行了许多关于领导方式的研究。在生产线上,任务优先的做法可能是对的,但是任务/人的两分法对复杂技术工作并不适用。如果事情没按照计划来,只有通过灵活变通来挽救。这一点我已经体验过几百次了:

经验8:如果任务很复杂,就没有哪位领导能够担保计划不会“百密一疏”。

        在复杂环境下,大多数任务优先的领导也必须把人放在首要位置,否则就不可能完成任务。

 

第二大障碍

        看到所有这些经验,我相信,在谈论技术领导力时,回答本章开头问题的最佳答案就是(e)上述无一可选择。如果任务很复杂,无法在人和任务之间做出抉择,那是因为这时候我分不开人和任务。

        只要有任务——即便是单独的任务,就会有人参与。我们不为抽象的利润而工作;我们为某些特定的人创造利润。我们工作并不是为了保卫和平,而是为了让人们能够享受和平生活带来的好处。与任务有关的人可能是我们的客户、经理、选民、董事会,或是暂时看不到的但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

        如果你相信必须在人和任务之间进行选择,就否定或混淆了真正的选择:是选择这群人,还是另外一群人。我们有时候做出这种否定,是因为在两个群体之间做出真正的选择更加困难。比起“我们不能实现你的想法,因为我们的股东不满意分红”,说“我们不能实现你的想法,因为我们不能超出预算”要容易太多了。

        不幸的是,这种混淆阻止了人们正确定义问题,从而降低了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如果你否认工作背后那些人的力量,就永远不能成为大获成功的解决问题的领导。这是另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经验:

经验9:要成为成功的技术领导,就不能对任何人的人性有丝毫的抑制。

        任务/人的两分法的信念是做好激励者的第二大障碍,因为它假设,任务和人一样真实,而并非由人来完成。根据这个错误的两分法,你没准偶然能激励他人,但是最终他们会看透的,而你可能还没察觉。一旦他们知道你是在愚弄他们,你就不再是激励者了。

 

领导也是人

        现在我注意到,我已经有足够的经验来自己写篇文章了,所以我决心肯定自己身上的人性,放下那些论文,解决自己的问题。

        我查了查Virginia Satir关于领导的人性的言论。他是对临床医学家说的,但是,你可以把其中的“临床医生”替换为“领导”:

        成长为临床医生是非常不容易的,要完成它,你必须更有人性,更加成熟。我们对待的是人的生命。对我来说,学习成为临床医生并不像成为水管工。水管工通常满足于技巧,临床医生要做的更多。要修好一根水管,你不必爱上它。但是临床医生不同,无论我们掌握什么技巧、哲学或知识,也无论什么我们对其他人做什么,最终都必须回到“我们是人”这一点上来。

        教学的时候,我极力关注的是临床医生的人品。我们的交流对象是其他的人。我们必须能够懂得自己,爱自己,能够看、听、触摸和理解我们看到的东西。我们必须能够创造环境,让自己被看到、被听到、被触摸到,被理解。

        这段话让我理解了这些信件另一头的人,他们正在焦急地等待审阅结果。我决定再一次尝试阅读。

        我重新阅读了编辑的信,其中说明了作者和我都是匿名的,这样审阅就可以做到“准确而公平”。我忽然震惊了,因为这样我就不能看到、听到、触摸到甚至是理解其他人——在所谓把人和任务区分开来的幌子下,彻底地割裂了人与人的关系。任务是什么?在编辑看来就是,我必须要“裁判”论文,决定“胜者”和“败者”。

        这样的匿名审读是建立在人类交往的惩罚/奖励模型之上的。它假设作者都有报复心理,如果我给他们不好的评价,他们就要想法伤害我;它假设我会担心评阅的后果,所以必须匿名才能说实话;而且我保证不了公平,如果知道作者是谁,肯定不会给出真实的评价。

        我迅速认识到,之所以会遇到问题,是因为我不能接受这个问题的惩罚/奖励型定义。我不想继续猫捉老鼠的游戏,于是写了一封信给编辑,告诉他们,这个样子我没法完成任务。我提议,如果作者希望我能给文章帮点忙,最好能与我直接沟通。有两名作者接受了我的建议。他们写出了两篇更好的论文,我则多了两位感激的同事,以及另外一点经验:

经验10:如果你是领导,以平常心对待他人就是你的任务。在此之外,没有其他值得完成的任务。

补充一点:老鼠狡猾地逃走了。

 

思考题

1.你上一次尝试用威慑来领导是什么时候?结果如何?

2.你上一次努力把某个任务转换为更擅长应付的技术任务是什么时候?结果如何?

3.你是否有这样的经历:先把任务看得比人重,然后后悔?或者把人看得比任务重,然后后悔?

4.人们与你共事以后有什么变化?

5.人们为你工作以后有什么变化?

6.你一般逃避怎样的环境?你通常是怎么逃避的?

7.你是否会被与自己行为方式相同的人所激励?

 

文章来源: http://www.infoq.com/cn/articles/tech-leader-10-tips?utm_campaign=infoq_content&utm_source=infoq&utm_medium=feed&utm_term=global



已有 0 人发表留言,猛击->> 这里<<-参与讨论


ITeye推荐



相关 [成功 技术 领导] 推荐:

成为成功技术领导的十条经验

- - 研发管理 - ITeye博客
        如果你带领的团队必须完成某个任务,而任务现在面临困境,你愿意:.         a.优先考虑任务.         b.优先考虑人.         c.平衡人和任务.         d.逃避.         e.上述无一可选择.         上面的问题出自一本管理教科书.

技术领导者即服务

- - 透明思考
八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 Tech Lead的三重人格》. 迄今为止为数众多的敏捷交付团队中,Tech Lead(技术领导者)对于交付的效能和质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在那篇文章中指出,Tech Lead需要扮演三种重要的角色:技术决策者、流程监督人、干扰过滤器. 一支团队能否有效采用架构最佳实践、交付流程最佳实践和项目运作最佳实践,很大程度上取决于Tech Lead把自己的工作完成得多好.

技术领导人需要的一些特质

- - IT技术博客大学习
标签:   职业   领导.    收到了一篇投稿文章,讲的是互联网公司技术团队的一些事情,是作者的切身体会,我觉得写的很好. 其中关于“技术需要Marketing”一节,我觉得对工程师的职业发展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我接触过很多工程师,但能把一件很技术的事情讲到不懂技术的人都能听懂的人,却是凤毛麟角.

《成为技术领导者》读书心得

- - 唐巧的技术博客
最近看完了温伯格的 《成为技术领导者》,本书英文名叫《Becoming A Technical Leader》. 这是一本看起来很快,但是理解起来很慢的书,害怕自己看完书后过一段时间就忘了,于是我还是花时间整理了我阅读时的笔记和摘要. 图书一共有 24 个章节,分成 5 大部分. 有一些章节完全以讲故事的方式展开,另外有一些章节又是以罗列知识点的方式展开讨论.

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的技术领导者?

- - 程序师
近日,一名有超过15年软件开发经验的软件开发人员在Hacker News上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的技术领导者. 该问题一经提出,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就获得了160多条回复. 关于技术领导者应该具备的品质和管理技巧,网友们提出了各自的看法和建议,本文择要归纳如下. 如果不能从帮助团队获得满足感,那么就不要成为一名领导者.

成功者不断成功的十大非技术性理由

- - 译言-投资/理财/创业
成功者不断成功的十大非技术性理由. 罗莎贝斯·莫斯·坎特教授2012年8月1日上午7:00. 无论是四年一度的奥运会,还是每天都在上演的商业竞争,成功带来的优势,使成功者更容易保持其优势地位. 为揭示持续取得成功的秘诀,我在专业和业余体育运动员中选取样本,将成功者同失败者相比较,然后将结论同我的著作《信心》中商业案例的研究成果相对比.

VIVOtech:使用近场通信(NFC)技术的免接触付款解决方案的市场领导者

- - 互联网的那点事
随着 Google 钱包的发布,NFC 近场通信技术与移动支付的结合又一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一旦NFC系统被普及,消费者在收银台付款时只需要简单地操作自己的手机. 说起ViVOtech,它并不是一个像Google、Visa、万事达卡那样家喻户晓的知名公司,但它在近场通信领域却处于行业的领先地位.

日企业称500米无线电力传输技术实验成功

- - 穿过记忆的河流
日企业称500米无线电力传输技术实验成功. 来源:环球网   2015-03-14 .   据《读卖新闻》报道,日本一家企业12日宣布一项无线电力传输技术试验取得成功,即在不通过电缆的情况下,以微波的形式将电力输送到500米以外的地方. 该实验的成功使得人类向未来实现宇宙太阳能发电迈进一步.   报道称,日本三菱重工业今年2月24日实施了这一实验.

技术出身的创业者管理销售团队的七条成功秘笈

- - 互联网的那点事
销售是公司的血液供应线,销售管不好公司可能会走向破产. 作为技术出身创业者如何管理公司销售团队尤为重要,小编在此摘录一些相关销售案列供大家学习参考. 挑个好销售太难了,你不懂销售怎么判断呢?我认为要想把复杂的看人角度简化的话,你主要判断他是否会勤奋以及他是否知道销售工作流程就够了. 多数半吊 子销售人员其实并不知道单子是怎么拿下来的,他们通常只能跟你说”我要满足客户需求,我要让客户知道我们的产品和服务能够和他需求对接”.

浅谈领导和领导力

- - leejun_2005的个人页面
    按:公司基层主管培训,安排我做关于领导力的讲座,效果尚可. 我把PPT的内容总结成一篇文章,在这里与大家共享.     如今,市面上关于“领导”和“领导力”的文章、书籍已经数不胜数,大家似乎并没有厌烦的感觉,新的资料仍然层出不穷;另一方面,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领导”和“领导力”又确实难以捉摸,看书似乎明白了,做起来却全然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