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互联网:草根创业之难

标签: 互联网 新锐思想 人脉 创业 草根 | 发表时间:2011-08-15 09:33 | 作者:Afio 宾
出处:http://www.geekpark.net/

虎翼网总裁张天山已经放弃了从风险投资那里融钱的计划。8月11日,他对本报说,用那些做投资朋友的话说,十年前互联网项目是投一个成一个,但是现在,不仅仅要看创业者的项目是不是那些最新技术或者创新型的应用,还要看创业者的背景和资源。按照这样的标准,张天山的域名建站生意显然已经过时了。

一个在校园里卖零食的大四学生CEO也要放弃自己和同学一起经营的小公司“零零七”,原因很简单,他很难和供应商谈判。他尚不理解“快速复制”和“扩张”将对自己的生意有多大的帮助。

然而就在中国概念股遭到美国做空势力狙击的时候,国内仍然有不少公司拿到数千万美元的投资——并不是可以投资的钱少了,只是那些钱上多了挑剔的眼睛。

那些得到大笔投资的、成功的公司总是有个“有背景”的创始人。他们有丰富的产品经验和运营经验,也有通过老东家得到套现的期权家底——身家过亿的不在少数,千万富翁,百万富翁数不胜数。他们可能来自新浪、搜狐、网易的高管,也可能是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核心业务的操盘手或者“C某O”,抑或千里迢迢从大洋彼岸的硅谷学成拿到了海外风投银子回国创业的“海龟”。

也许还有一些你想不到的因素,例如经验和政策……但无论如何,互联网第一个十年造就出来的“权贵”们将可能在很大程度上继续主导下一个十年。

你有背景吗?

优酷网CEO古永锵总结互联网创业不外乎三件事:钱、人和项目。

在他看来,现在项目还在不断涌现,需求也不少,但是资本和人才的门槛却都在不断提高——“现在已经不是十年前了,那个时候创业者都没有经验,投谁都一样,但是现在,创业者之间已经有了差距,投资一个更有经验的人显然会更靠谱。”

新浪和搜狐最早都曾经是互联网的黄埔军校,那批老人现在已经占据了互联网应用各个关口要塞。

阿里巴巴副总裁沈建明做起了自己的童装生意“喜乐趣”,她自己的启动资金全部来自此前在新浪做副总裁和阿里巴巴副总裁时的积累。出身红孩子的朱启功透露,他在创业开始打造“酷运动”的时候,凭借从业经验与投资人仅谈了两次就拿到了1000万美元。

SNS领域,目前中国最大的职业SNS天际网创始人是前新浪网副总裁林廷翰,他在摩托罗拉公司和苹果电脑公司的管理层中担任过重要职位。曾经红火一时的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也曾经是新浪研发中心主管。阿里巴巴开发“诚信通”的操盘手李志国创办了口碑网。事实上,口碑网后来不那么成功的时候,也是被马云又用自己的钱收了回来——有个念旧情的老大做靠山似乎还是很幸福的。

在视频领域,各家公司的舵手曾经一度全部是“搜狐军团”。古永锵曾经是搜狐的副总裁,经历了搜狐上市的全过程。创立了酷6网的李善友此前也是搜狐的高级副总裁,搜狐曾经的COO龚宇则出任了百度旗下视频网站奇艺的CEO——奇艺在百度的帮助下已经成了视频领域份额上升最快的一匹黑马。搜狐的另一位高级副总裁王建军则当过56网CEO——56网创始人周娟创业前在网易服务了六年,成功运营了网易个人主页、邮箱等多个千万级别的产品。

土豆网创始人兼CEO王微曾经是贝塔斯曼在线(BOL)中国执行总裁。手机浏览器Ucweb的CEO俞永福上任前在联想投资干了六年,负责电信、新媒体、互联网、无线等方向投资工作。

与此相比,那些普通的创业者很难与之竞争,现在的互联网几乎全是“贵族”的游戏。

你能看到多远?

当一般人都在研究自己今天要发什么微博的时候,蔡文胜和薛蛮子已经悄然成了新浪微博上最牛草根微博背后的操控者。他们对互联网、新媒体的深刻认识让他们一见到这个新事物就能快速想清楚其本质并且利用它获利。

珂兰钻石网刚刚拿到腾讯逾3000万美元投资。其副总裁王雍正在忙着建自己的集中式生产厂,把定制钻石戒指的各个环节都集中到这个工厂里来。王雍曾经是新浪商城的最早一批运营者,对于如何打造一个高效产业链早有认识。

“现在做电子商务这帮老大们,大概每个行业都有一家是当年新浪商城培养的。”珂兰钻石网副总裁王雍感慨。

垂直电子商务领域里好乐买创始人之一李树斌曾担任搜易得的首席技术官和总裁等职,管理过中国最早的数码网上商城,也是新浪商城最早一批合作伙伴。李树斌的合伙人鲁明称他为“科学家”,因为李树斌此前的经验已经让他总结出了一套电子商务模型,他看好乐买的运营是量化到数字指标上,哪些指标的范围是正常、合理或者危险的。好乐买上线11个月营业额就突破了1000万元大关,随后很快就获得了红杉资本、德丰杰、英特尔的更多投资。

好乐买的竞争对手是出身百度的毕胜,他创办的乐淘网目前已经成为销售额最高的网上鞋业商城,他此前曾经做过儿童用品,尽管那次创业不甚成功,但是为毕胜积累了大量的B2C经验,为此后乐淘的迅速崛起奠定了基础。

在巨头公司中,他们有机会接触到互联网最核心的数据,他们知道互联网未来的方向,他们有大量可供参考的资讯在步步险恶、竞争残酷的环境中做出最正确的决策。而这些,都不是那些草根创业者所能够具备的。

你的圈子有背景吗

是的,现在已经不再是十年前那个“草根们的互联网”了。权贵们已经具备了创业的经验和资本。创业者个人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事情成败的几率,他们的社交圈子决定着这个生意是否会黄在成长期,他们的经验可以有效地抵御政策风险。而最后这项是尤其要考虑的事。现在是那些大佬们的舞台,他们有经验、有人脉、有资本,他们之间互通有无。

自己做过投资人的古永锵从优酷创立的时候算起,此后创业的几年时间里,就没有去过一次美国,不像其他同行全球到处跑去融资。“我们的业界同行们不知道飞了地球多少圈,并且有几家都用了投资银行。”古永锵称。而古永锵从圈子得到的最大好处就体现在抗风险能力上。

上市后优酷在今年5月份进行了一次增发,融资6亿美元,除去2亿美元的老股东套现,实际融资额也达到4亿美元。

这并非在上市半年后的一个常规动作——事实上古永锵从来没干过没有原因的事。2008年7月,优酷获4000万美元融资,包括新增3000万美元的注资以及5月份进行的 1000万美元技术设备贷款——恰巧在金融危机来临之前。

古永锵透露,事实上这两次融资之前,他和优酷的CFO刘德乐都已经先从美国的顶级资本界朋友那里获得了一些判断——当一个人判断整个市场将会出现寒冬的时候,古永锵不会轻易下结论,但是当他得知有十个“靠谱”的投资人,例如高盛、摩根士丹利等机构的判断有一半发生转变时,优酷就必须做出明智的决策。而恰巧刘德乐与美国投资圈的核心人物们走得非常近。

这两次紧急融资帮助优酷成功地度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2011年的泡沫破灭。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强者恒强的原因,强者可以有机会站在世界的顶层俯视,他能看到的景色,是站在下面的创业者永远没有机会看到的。

启明创投的童士豪直言不讳,作为投资者他认为有经验的创业者相对更具有优势。是的,这个年头,如果你说你很“草根”,恐怕得不到什么机会了——不是因为你不能进入那个圈子,而是因为你周围的人不在里面。

成功的资本

机会永远属于那些既有资本又有眼光的人。在中国互联网界,前者主要来自那些前十年中获得了回报的高管,后者则来自于他们在这十年中积累的经验。此外还有不可琢磨的“命运”。

用张朝阳的话说,现在的创业者不仅门槛提高了,还有一个更大的壁垒,就是政策。

也许张朝阳的话套在视频和微博上再合适不过。在视频分享这个垂直领域上,仅内容审查一个环节就不是一般的公司能够负担得起的。例如UGC——用户自己产生的内容中,包括全职和兼职在内优酷的内容审核人员在300-400人之间。而在微博上,新浪的审核人员也十分可观。一度辉煌的56网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打回到了原点。

微博在“饭否”的创始人王兴的手中,一直停留在朋友间说说“今天你吃饭了吗?”的小范围自由聊天平台。饭否的故事终止于2009年的7月7日,然而一个月后的8月14日新浪开始内测微博,在新浪手中这个产品被推上了商业化的巅峰,成了今天互联网最大的自媒体和渠道。

新浪运作微博的经验显然得益于当年运作博客,曹国伟把新浪积累下来的名人资源毫不打折地复制到了微博上,差别只是从股票分析师到曹国伟自己,从老徐到苍井空。在某种程度上,新浪的成功饭否无法复制——例如对一个媒体属性的互联网产品的把控能力。现在的微博,只有那些具备“管理能力”的公司才能运营。

生不逢时的还有一个叫“皮咔”的产品,是中国最早的网络呼叫机,跟今天的米聊、微信一模一样。不过它的创业者们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盈利模式,而且与电信运营商自己的IM产品发生了竞争,导致最终陨落:在2009年一直处于无人值守状态,2010年1月彻底宕机,它的消逝连个官方声明都没有。

丁磊的一句话十分到位,在你进入一个领域之前,要先看清自己的对手是谁。丁磊的这句话总结于网易的泡泡没能打败腾讯的QQ之后。

显然小米科技的雷军很清楚现在创业的门槛,小米的创始团队七大成员中,大多来自谷歌、微软、摩托罗拉等巨头公司的高管。

不过小米仍然让人担心的是,它的对手也太过强大:在硬件上,如果靠卖小米手机,雷军的对手是HTC、摩托罗拉和三星这些巨头,如果遵循一个制造业规模优势的定律,那么小米则要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他的明星产品米聊,也将面临腾讯微信、QQ通讯录的巨大挑战——到目前为止,中国无线互联网上一半的流量几乎都是腾讯的无线QQ带来的。

互联网还是草根创业者的乐园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草根创业者的对手是那些有钱、有“高层”人脉的权贵,市场和政策资源正在向这些大佬们倾斜——中国互联网再也不可能回到十年前那个自由竞争的蛮荒时代。


0条评论 | Afio

相关 [权贵 互联网 草根] 推荐:

“权贵”互联网:草根创业之难

- 宾 - GeekPark 捕风捉影
虎翼网总裁张天山已经放弃了从风险投资那里融钱的计划. 8月11日,他对本报说,用那些做投资朋友的话说,十年前互联网项目是投一个成一个,但是现在,不仅仅要看创业者的项目是不是那些最新技术或者创新型的应用,还要看创业者的背景和资源. 按照这样的标准,张天山的域名建站生意显然已经过时了. 一个在校园里卖零食的大四学生CEO也要放弃自己和同学一起经营的小公司“零零七”,原因很简单,他很难和供应商谈判.

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

- 可可 - It Talks-魏武挥的blog
从名词上看,移动互联网似乎就是互联网加上一个移动. 但移动互联网远不是“移动的互联网”那么简单. 它的本质——网络部分,就和互联网大不相同;而它的表现——移动部分,也正因为移动,造就了很多和互联网相当不一样的商业机会. 而更重要也是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它可能会改变整整一代人的信息处理习惯. 从网络部分而言,我们都知道,理论上互联网是没有拥有者的.

最牛的草根微博操控者

- 离歌 - 网站运营优化
  本文刊登于《创业家》杂志2011年5月3日期,原文标题为《草根牛博操控者》. 微博装饰了你的生活,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据《创业家》杂志调查采访,新浪草根微博排行榜前50名中,有一半属于“福建帮”,杜子建、“酒红冰蓝”各拥有十几个.   “冷笑话精选”——新浪微博草根榜第一名,粉丝3091529万(截至2011年4月22日),直逼《参考消息》——这份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的发行量.

重新索引互联网

- keso -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重新索引互联网 Facebook 雇佣公关抹黑 Google 的过程已经水落石出. 问题是: Google 那么多产品, Facebook 为何对 Social Circle 这么敏感. Google 号称自己的使命是“索引互联网”. 这件事的难点并非派出多少爬虫,而是对收集来的海量内容做排序:怎样让真正重要的网页,的排到 Google 搜索结果的前面来.

中美互联网差异

- leeking001 - 互联网的那点事
在互联网以指数的速度发展的今天,人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网络,那么,这两个打过在互联网方面有什 么差异呢. 我们从下面一系列与互联网相关的参数来比较两个国家,比如:互联网用户数量,互联网普及率,互联网连接的速度,域名数量,受欢迎的网站,网页浏 览器,操作系统等等. 十年前,美国是世界上的互联网头号大国,而现在很明显已经不是,取而代之的是中国.

重新索引互联网

- Ray - 最新文章 - UCD大社区
重新索引互联网 Facebook 雇佣公关抹黑 Google 的过程已经水落石出. 问题是: Google 那么多产品, Facebook 为何对 Social Circle 这么敏感. Google 号称自己的使命是“索引互联网”. 这件事的难点并非派出多少爬虫,而是对收集来的海量内容做排序:怎样让真正重要的网页,的排到 Google 搜索结果的前面来.

互联网七巧板

- Ray ma - 云科技
话说天下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大半年前在一辆宝马车里,一互联网大佬爆料说“百度可能收购新浪,肯定在谈”. 半个月前又开始传,百度高管去硅谷跟Facebook谈合资了. 前天又听到,搜狐可能和另一家互联网巨头合资做微博. 互联网的谣言和互联网的股价一样,起起伏伏. 不过,本文主题不是关于百度或者搜狐或者新浪,而是关于合资.

被选择的互联网

- Jacqueline - 月光博客
  连线杂志的那篇《互联网死了》确实震动业界,而现在,百度的框计算似乎正在验证他的话. 无论是高兴也好,无论是哀嚎也罢,百度的框计算终究给最终用户带来了一些实际的东西. 他改变了人们对于传统搜索的认知. 而百度这类似的行为,正成为互联网的一种趋势. 可以说,商业化的大潮,正在人为的割裂互联网,让他的边界越来越明显.

互联网的锤子(三)

- 盛开 - 月光博客
  对微博的讨论思路仍将从信息的获取和发布两个方面结合微博的特征来讨论,这将是我们的思维定势.   2006年twitter诞生,在blog之后,在rss,digg,youtube之后. 在这些应用出现之后,网民创造的信息内容与日俱增,对新闻资讯,博文的评论散落在网络的各个角落. Twitter生逢其时,将网民集合在一个平台上,最初将这一优势显现出来的是对突发新闻的报道,在现场的网民发布现场图片信息,通过twitter直接将图片传送给其他网民,经过转发评论,现场的新闻图片传播到整个twitter平台上,实现即时广泛的传播.

Facebook = 未来的互联网?

- iamsure -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或许现在许多人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还会认为是危言耸听,可这一天似乎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 社交网络可能就是未来互联网的代名词. 毋庸置疑的是,互联网依然增长迅猛,但从以下三组数据我们发现,互联网的增长重心在向特定方向聚集. 线上视频保持着爆炸性增长,每年用户使用增长率 45%. 移动设备用户上网使用时间较去年增长了28%,其中智能手机用户上网使用时间翻倍.